法甲

妖界女帝天君少说教第二章妖魔大战

2020-01-29 21:12:0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妖界女帝:天君少说教 第二章 妖魔大战

止戈是妖界千万年来第一位女妖帝,至少将来是。

现任妖帝晏丹在迎接未来妖帝止戈降生时曾在众妖族首领面前承诺,待止戈满一千岁时他晏丹便主动退位,那时止戈将成为妖界千万年来第一位女妖帝。

每次止戈跟晏丹提起此事时都说要跟他算帐,历任妖帝都是八百岁便登基了,为什么到她这就生生地推迟了两百年,害得她还要再多两百年受他晏丹的气,乖乖听他的话去代表他参加各种神魔妖冥其他四界的大小宴会,去领兵收复被魔族霸占的妖族失地,还要被他训斥说行为举止不像女孩子没有未来女帝的端庄典雅,然后被逼着和思梧学琴棋书画外加女红。

当止戈每次因为学女红而抓狂得想杀人,去找晏丹兴师问罪的时候,晏丹就会解释说当时他在招摇山山顶看到万灵妖火退去后竟然出现的是一个女婴,被吓得半天没反应过来,还是旁边的老巫妖提醒他上去抱起女婴,在一众因看到未来妖帝是女的而惊恐不安、窃窃私语的万千妖族面前,授予止戈未来妖帝的身份。把止戈抱回勾余妖宫后,他就开始考虑起妖族的未来了。他认为一个女人想要在内忧外患、相对弱小却崇尚力量的妖界站稳脚跟,就算他对她倾囊相授,呕心沥血地手把手教导,怎么着也要个七八百年才能略有所成,等到一千年才可担当大任。没办法,谁让六界之中无论哪一界都不曾有一任帝王是女性呢。结果,刚派去神界递满月礼请帖的妖官竟然带回了一个令晏丹和所有妖族都惊倒在地的喜讯,原来这个他们本来有些轻视的女娃娃小妖帝,竟是天上地下唯一一个汇聚了远古三位大神神力之人,那毫无疑问,止戈将成为妖族史上最强大的妖帝啊。

至此,妖界众人皆对小妖帝崇敬有加,寄予厚望。

大概是三位大神神力实在强大,止戈没有辜负妖界众生的深深期望,自小天资聪慧,过目不忘,三百岁时便修炼到可以飞升成仙的境界,四百岁时,止戈就已经能够团结众妖,将妖界变成坚不可摧的集体,团结一致与爱犯妖界的魔界对抗,五百岁时,止戈一战成名,于妖魔边界斩杀曾经令其余五界闻风丧胆的魔族大将军虎厌,让从前总是受欺负的妖界再也无法被其余五界任何一族轻视。由于这一战的功劳太大,止戈便向自己的父皇晏丹要了奖赏,但是她要的奖赏可令晏丹妖帝郁闷了一个月,直叹女大不中留,白养了止戈五百年。

原来止戈嚷嚷着自己已经五百岁了,也该成家立业了,就拜别了父皇,带着自己的一众家臣随从离开了勾余宫,搬到了招摇山,自封招摇王,在那当起了无拘无束、自由自在的山大王。当止戈站在招摇山顶,她出世的地方,遥望着勾余宫的方向时,心里欣喜地叹道:终于不用学女红了。

现在止戈八百岁了,她早已成为了令万千妖族信服敬仰的未来妖帝、令宿敌魔族闻风丧胆的招摇王、令上至仙神魔、下至人妖鬼六界众生皆想一睹风采的传说中的人物,没办法,谁让她出世的时候《天地法典》出世了呢,动静太大。

但好战的止戈却令六界有些人头痛不已,其中之一便是神界至尊——天帝。

在《天地法典》说小妖帝是汇聚了伏羲女蜗神农三位大神神力之人时,天帝窃喜了好久,以为止戈能为六界带来和平安宁,谁知这小妖帝自小如男子般爱逞强斗勇,三百多岁便敢带着几十妖兵去抢被几百魔兵抢走的妖族地盘,还抢回了!

自那之后,她战无不胜,魔族一挑事就带着妖兵妖将去跟魔族打,打得好战的魔族现在只能多去仙族、人族的地盘和仙族与人族打,所以这总是头痛的还有仙界与人界。而这魔族与妖族、仙族、人族打得多了,死的人也多,魔族死后等段时间聚气重生便是,可这妖、仙、人三族人死后可是要进鬼界、入轮回的,这可忙坏了鬼界的阴差,每天就是四处去这三界引灵魂带回鬼界,忙得是脚不沾地,连点歇息的时间都没有,最忙的就是守护轮回秩序的冥王神荼,只能一天到晚批公文,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

话说回来,现在惹出这些事端,令人头疼不已的始作俑者正带着不到六百妖兵聚在怒号奔涌的流沙河旁,流沙河对面是魔族大皇子伯吴的魔兵军队。

魔兵面前跪着几排被绑起来的妖兵,他们身后是举着长刀,等待命令的魔族士兵。

魔族大皇子伯吴满意地看着旁边的三百妖俘,阴沉地笑了一下,朝着河对面正怒气冲冲地看着他们的妖兵和首领喊道:“招摇王,你若再不投降,可就要眼睁睁看着你这些心爱的妖兵身首异处了。”

止戈身着银甲,站在流沙河对面,逐个看着因为被俘而跪在地上的妖兵,心中起伏不定。在听到伯吴带领魔兵越过流沙河攻打妖族北界时,她立刻让辰颜召集一千妖兵赶往流沙河,不料却中了伯吴的埋伏,导致三百妖兵直接被生擒,这些兵很多都是跟了她几百年四处征战的,出发的时候他们相信他们战无不胜的招摇王这次也会带领他们取得胜利,可是现在……

止戈想到这里,沉下脸来一字一句地向伯吴用力回道:“伯吴,若是你敢动手,我止戈定会追杀你到天涯海角,直到把你杀了,像之前的虎厌一样,将你的气息装到万灵妖瓶内炼化,让你永远也无法再聚气重生。”

伯吴听到,心下恨意更加浓烈,三百年前那妖女修为刚入成仙之境时,便用万灵妖火练出了魔族的克星——万灵妖瓶,若是魔族气息被装入就会被其炼化,再也无法聚气重生。虎厌将军自幼教他习武,算是他半个师父,却于三百年前被那个妖女所杀,一半气息被装到万灵妖瓶内炼化,再也无法聚气重生,是真正的逸散于天地间了。伯吴抬头,望向那个他恨不得碎尸万段的身影,冷冷地吐出一个字:“杀。”

那些手持长刀的魔兵听到命令,纷纷举起手中的长刀,待正准备砍下去时,一个响亮的、凄惨的喊声突然响起,“不要!”

魔兵顿住动作,往流沙河的对面看去。只见从妖兵里冲出来一个看起来只四五百年修行的小妖,正哭闹着想要冲过来,嘴里还一直喊着:“不要,大皇子你要杀就杀我好了,放我哥一条性命。大王,您战无不胜,为什么不去救他们,你放开我,我要过去救我哥。”

辰颜拦住这个突然冲出来的小妖兵,听到他的话,担忧地去看止戈的神色,这个小妖许是第一次出来打仗,没见过战场的冷酷无情,才想去救哥哥。只是他实在也太不懂事,他们只剩六百多人,而对面魔族这次来了三千多人,魔兵以英勇善战闻名,这场仗双方实力悬殊过大,若是轻易动手,死得可就不止是那三百妖兵了,大王也是为大局考虑才按兵不动,其实她心里才是最不好受的吧,毕竟那些人曾经跟她一起出生入死过啊。

辰颜看见止戈的脸上闪过一丝不忍,却又立即恢复了正常,她平静地对辰颜说道:“将他带下去,我妖族战士死也要死于捍卫妖族尊严、护卫妖族疆土上,而不是死于哭着求着被魔兵杀死。”

止戈转头继续沉默地看向流沙河对面手持武器、得意洋洋的三千魔族士兵,计算着若是冲过去将那些妖兵救下,胜算会有多大。伯吴见她仍无动作,就下令继续行刑。

站在第一排的魔兵手起刀落,跪在最前排的妖俘立刻就身首分离、现出原形了。

止戈看着那些流着鲜血的尸体,大声地怒喊道:“伯吴,你若再敢动手,我决不饶你。”

伯吴嗤笑了一下,看着这几百年来令他魔族众人闻风丧胆的招摇大王此刻除了喊些威胁的话却什么都做不了,感觉真是太痛快了。他继续下令:“再杀。”他要亲眼看到那个好战的妖女在她的妖兵面前失去威信,他要将她打落那个日日被六界众生吹捧的神坛,拥有三神之力又如何,不照样败在我魔族大皇子伯吴的手下。

又一批妖俘被杀,血水慢慢从他们的断头处涌出,汇成了一条鲜艳的红河。止戈再也忍不住,正要带领妖兵一齐冲上去,怪事却发生了。

本该要行刑的第三排魔兵举起了长刀,正要落下,却怎么也落不下,那些后面要行刑的魔兵也是,身体连动都不能动。

伯吴见此情景,大为惊异,忽然感觉那些妖俘之前,似有气息流动,他劈出一掌,令其显形,一个全身裹着黑纱、只露出一张清秀脸庞的女孩现了出来。那女孩看着怒气冲冲的伯吴,心知自己坏了他好事,便想赶快溜之大吉。她扫了一眼因她出现而暂时沉默却仍在对峙的妖魔两方,打着哈哈说:“呵呵,今天天气真好。嗯……你们继续打吧,我不奉陪了。”说完立刻又隐去了身形,再寻不着气息。

此时,止戈看到魔军出现了漏洞,立刻喊道:“随我杀。”便带领妖兵迅速渡过了流沙河,去解救还未被行刑的妖俘。伯吴见此,也带着魔兵迎战。被救下的妖兵也立即加入了战斗,双方斗得难解难分。

眼见妖族渐渐呈颓败之势,止戈移到伯吴面前,向伯吴发起了猛烈的进攻。擒贼先擒王,今日他伯吴伤我众多妖兵妖将性命,我定要他血债血偿。

止戈持桐皇剑向伯吴劈去,伯吴一闪身移到几里之外,手上幻化出轩辕弓箭,他迅速搭了两箭就向止戈射去,止戈用剑劈开,刚想栖身向前,就又被伯吴的三支轩辕箭阻拦,她抬手劈开了两支,闪过了第三支,正要上前与伯吴决一死战,却用余光瞥见第三只轩辕箭正在射向刚刚在止戈身后护卫杀敌的辰颜,来不及多想,止戈瞬时移动到辰颜面前,推开了辰颜,迅疾前行的轩辕箭就这样射中了止戈的后背。被推开的辰颜看见受伤的止戈,脸被吓得惨白。他刚想上去救被轩辕箭射中的止戈,就发现受伤的止戈已不见了踪影。

没错,招摇王止戈趁魔族大皇子因看到她受伤而得意分心之际,瞬间来到尚来不及抽箭搭弓的伯吴面前,将桐皇剑迅速地刺入了伯吴的心脏。

伯吴一惊,正后悔怎会被偷袭时,却瞧见了止戈抬手举起了一直攥在手里的东西,是万灵妖瓶!

伯吴的脸霎时变得跟千年白狐辰颜一样白,他拼尽全力一掌打飞面前的止戈,还是止不住自己的气息被吸入万灵妖瓶中。当魔族大皇子伯吴的身体在迅速逸散于无形时,还在心里一遍遍暗骂那已经身受重伤却还有仇必报的止戈。

被伯吴打飞的止戈在晕倒前还不忘盖上万灵妖瓶的瓶盖。

哼,伯吴,这次就算没有你的一半气息,无法让你永远逸散,但你也会失掉三成功力,等上几十年才能再次聚气重生。少了你这个好战的魔族皇子,妖界应该会太平不少了。想那大皇子被杀后魔族士气定会受创,这样一来,辰颜还是有些胜算的。辰颜,你可千万别让我失望啊。

对了,那个在关键时刻施救的黑衣女孩是鬼界的人吗?鬼界一向不问世间争端,只管轮回之事,为何她要出手相助呢?不知以后还能不能见到她,报答这次恩情?

止戈就这样想着,最后终于落在了一座山上,心中还带着许多疑问便晕倒了过去。

慢慢地,她的身体变成了一条青色的小蛇,蜿蜒盘伏在地上。不知过了多久,小蛇感受到些微异动,就迷迷糊糊地努力睁开了眼睛。她似乎看到一位花容玉貌的女子将她轻轻捡起,温柔地抱在怀里,那女子的怀抱温暖又熟悉,小青蛇就在这温暖的怀抱中渐渐安眠。

北京丰益肛肠医院地点
成都银康银屑病医院具体地址
贵阳治疗白癜风的医院
济宁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佛山白癜风中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