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逆天狂神帝甜甜

2020-01-29 20:32:2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逆天狂神 帝甜甜

不远处,插翼虎身上的异状把叶宁从脑洞中拉了回来。只见插翼虎身上的肌肉血管不停地萎缩,似是要被吸干血肉。黑色的‘丝线’在插翼虎的身上游走着,随着插翼虎身躯的缩xiǎo黑色丝线在增大着。

“你这条臭蛇,千万别给我把虎翼给搞没了。我还等着把虎翼拿去换钱的。”虎皮被毁这已经让叶宁够心痛的了,如果连虎翼都给吞没了,叶宁真的要抓狂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去,亚龙及宇的身躯在吸收着插翼虎体内的灵力,迅速成长着。身躯从原来一只手臂的长度变化为一人高的长度,插翼虎的残躯最后是被直接吸干化成灰,消散于空气当中。

这家伙,太恐怖了。如果是要吸我,恐怕十个我都不够给他吸啊。

“圪喽。”及宇打了个饱嗝,“我先回去消化一下,一时三刻都醒不来的。除非有紧要的事,不然都不要叫醒我。”

一想到及宇这条‘龙’钻进了自己的身躯里,叶宁就感觉着一阵的恶寒。生怕及宇一时不高兴就把自己给吸成人干。他晃了晃头,走上前去把插翼虎的一对翼收入空间袋中。插翼虎给吸干成灰,幸好那对翼还在。不然就真的伤死了,不过现在午餐又要另寻方法解决了。

把这个蠢丫头放在这里一会应该没事吧。叶宁想了想,拿起利刃。这里是森林,除了魔兽之外也有很多寻常的野兽。凭借他的身手杀只野兽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么。

此刻,天地间的另外一处。

“怎样,神启上面説了什么。”一个身穿白衣的男子低声説道,身上带着一股让人无法直视的威压。声音所到之处,空间皆出现波动。

“天龙帝国帝族,那里有天人之体的出现。神让我们把那人带回来。”一个祭师模样的人説道,他身上的衣服上印画着风霜雨露,极为逼真。越是细看,就越容易心神被摄入其中,无法自拔。

“帝族,那个家族的实力挺强。想要安安静静地带走天人可不容易。”声音懒洋洋,发出声音的主人双眼紧闭,嘴唇也至始至终都没有动过一丝。看上去声音是从他的xiǎo腹处发出的。

“如有反抗,就灭了他们整个帝族。”白衣男子轻描淡写地説出这句话,仿佛帝族只是一群地上的蝼蚁,想要毁灭它们甚至都不需要废什么心神。“千须,殇央。你两个负责去把天人带回来。记住,必须要完完整整的,不许伤他一条发丝。如果有其他人阻挠的话,那么杀之。如果有帝族阻挠,那就灭族。”

“是。”

“啊,好香,这是什么。”睡梦中的被叶宁烤肉的香气弄醒,整个人翻过身来。正眼见着叶宁在转动着树叉,一只山鸡被叉在上面。金黄色的香脆鸡皮上不停有油滴落。

“你,你……你叫什么名字哇。我忘了。原来你这么会做菜啊。”走到烧鸡的旁边,双眼发光,死死地盯着。

“我不叫什么名字,我叫叶宁好么。”叶宁对着丫头是彻底无语了。他一个大男人之所以会这些是因为他早就下定决心,将来要走南闯北,游荡四方。既然要游荡四方,那么就肯定要懂得简单的野外煮食。

“会烤烧鸡的叶宁,嗯,这次我真的记住了。”diǎn了diǎn头,随后又不再説话,专心地等待着烤鸡的完成。

果然,只有把自己与食物联系在一起才能让这个丫头给记住么。这个丫头到底是该多贪吃啊。

可以説,除了练武之外,叶宁在其他的各个领域都极具天赋。烤鸡这种事情他只做过四五次,现在就已经深得要领。在烤鸡的时候,他就已经往鸡的肚子里面塞了一些野生的菇类,并调了一碗酱料倒进了鸡腔中。酱料随着温度的升高渗入鸡的肉中,现在就只需要把一些调味的粉末放上去就行了。

叶宁手中拿出一个xiǎoxiǎo的瓶子,xiǎo心地把粉末洒在烤鸡上。一边洒,一边慢慢转动着烤鸡。

“大功告成。”叶宁把烤鸡撕开一半,料想着半只大肥烤鸡应该是能填满这个丫头的胃口了。

“喂喂喂,你悠着diǎn,xiǎo心烫。”把烤鸡从叶宁的手上抢了过去,全然不顾女孩子的形象,未等叶宁有什么言语就开始了与烤鸡之间的战斗。

“你这副模样给别的男人看见谁还敢娶你,真是的。”越是深入的认识,叶宁越是能感觉到自己的心痒。那种想保护她的冲动便越是强烈。

饮饱吃足后,两人便开始继续启程了。这一天已经过了大半。但是两人现在还仍旧在开始被送进来的区域而已。也不知道这帝虚之森大概上有多大,再不启程恐怕就真的赶不及三天之内穿过了。

两人向着前一直赶路,除了偶尔会遇见一些飞禽走兽之外,倒也算是平安无事。但越是这样,叶宁便越不安。这太平静了,一路上根本没有遇上什么凶兽灵兽。按照道理来説不该如此吧。这种情况,叶宁只能解释为他们两人尚未走出初始的区域。

又过了两三个时辰,天色进入黄昏。两人还是没有见到什么其他动物。倒是森林中的树叶从绿色换成了黄色,一眼望过去,树上的树叶尽是一片金黄。

“今天我们就在这里停下吧。现在天色昏暗,在这种情况下赶路的话我怕很容易迷失方向。”此时明明是夏季,天色怎么会黑得如此之快。这完全违反了常理。还有,树上的叶子的颜色也有diǎn不对劲。橡树的叶子在夏季明明该是绿色,但……

一天之间,四季变换。叶宁心中突然冒出这样的一句话来。在这个帝虚之森里,一天的时间就会经历着春夏秋冬的四季之变。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清楚为什么到了下午森林中所见的兽类会减少。在气候变为秋天时,帝虚之森会自动地减少森林中的魔兽,而两人又是在森林的前半部分,魔兽本来就很少。自然是再也见不到任何的魔兽。

可惜及宇给睡着了,无法利用它的敏锐知觉天黑赶路。不然现在赶路能省掉很大的功夫呢。

叶宁拿出吊床,绑在两棵高树上。diǎn燃柴火,坐在一旁。

“今天就早diǎn睡吧,明天我们一早就启程,趁着气候还在初春之际魔兽稀少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与战斗。别这样看着我啊,就算你再怎么看我我也拿不出烤鸡来的,现在这片帝虚之森正处于冬天气候,禽鸟走兽都不见了。”叶宁説罢,沮丧地低下了头,为没能再吃到那样的美味而伤神。

“你今天中午请我吃烤鸡,我请你吃回烧饼。啦,这给你的。虽然不太好吃,但也能dǐng一下肚子。”把手中的烧饼掰开一半,递给了叶宁。

“谢了。”叶宁diǎn了diǎn头,“吃完就睡吧。你睡吊床,我在树下倚着睡。这样就算有什么野兽来我也能感觉到。”这哪家的烧饼啊,好难吃。算了,在荒山野岭的就委屈一下吧,叶宁三下五除二把半个烧饼塞进嘴里,弄了些木柴过来支撑起火堆。这样火堆烧到明天也不会熄灭。他倚着一棵树闭目养神。

今天他虽然没有经历过什么战斗,但这长长的路程还是让他有diǎn感觉吃不消,身体正是疲惫不堪。但偏偏在这种野外,他又不可以彻底睡去,还要防着有野兽突袭。

火光摇曳闪烁着,木柴燃烧发出“噼噼啪啪”地声音。见叶宁这么快就坐下休息,也只好吃完之后就跳上吊床睡觉。这吊床睡上去很不舒服,而且这么早的时间段也还没到她的睡眠时间。翻来覆去,弄得一张吊床摇摇晃晃。

她又催眠了自己一会,还是睡不着,只好跳下床去。“叶宁,我睡不着。你陪我聊聊天好不好。”她坐到叶宁的旁边,双臂环抱双腿,讲道。

“聊什么?”叶宁能感觉到坐到身边来所带来的温度,森林的冬季气候很寒冷,他只穿着一件单薄的长衣,现在手脚都给冷得发僵了。

“聊什么啊……让我想想,有很多东西啊。例如説,第一个,为什么你的名字这么怪啊。你不是帝族族人么,怎么不姓帝,姓叶?”那副好奇的模样十足是一个渴望着糖果的女孩。及腰的棕色直发被绑了起来,淡淡的发香飘散。闻上去就似是风信子的香气。香味怡人心脾,却又不显得浓重。

叶宁看着的侧脸,她嘴上还残留着刚刚吃烧饼的一些碎屑。一缕秀发遮住了她的眼睑,她抬手把那丝棕发拨到耳朵后面。这一幕看得叶宁是痴了。

帝族那些家伙果然是脑子有病,而且病得不轻。如此美好的年华,居然把时间都耗费在练功上,用时间来好好的谈谈情説説爱多好。

“我的父亲是帝族族人,而我的母亲则只是平平凡凡的一位。我从出生到四岁一直都未曾见过我的生父,自然是跟我母亲姓。”每次叶宁説起他的生父,都会有种忍不住的恨意。那个家伙,从始至终都没有对叶宁两母子有过什么关心。叶宁从xiǎo到现在唯一一次见他也不过是他把叶宁抱回天龙帝国帝族时的那一眼。

越是恨,描述的时候便越是会轻描淡写。竭力地掩饰,好像那不过是一见远久而微不足道的事,早已忘却。

“这样哦,我连我母亲都没见过呢。我曾经问过柴叔,就是xiǎo时候负责我照顾我的管家,他告诉我,我爸妈在生下我之后就死了。”不咸不淡地説着,好像这是一件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可是,我在想。哪有可能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呢。生下我就死去。再説,以帝族的势力,在天龙帝国境内,又有谁能伤害他们呢。我常常会感觉到,他们其实还在,但是只是不想认我而已。”

这帝族所谓的伴侣就跟炮友差不多的,女方怀上男的就任务结束。孩子生下女的就任务完成。至于之后孩子要怎样处理,是由帝族帮忙负责抚养,还是由原来的父母照顾。这全凭个人意愿。

叶宁没想到这个看上去呆萌呆萌的丫头居然会有这种心思,他伸出手,想让她靠着自己。却又觉得这样是不是进展得太快了,才刚刚认识一天不到的时间。

“你也不用这样想啦,或许他们只是有难言之隐。而且不管他们怎么样对你,但你还是你,你有你自己存在的价值与方式。你留下的印记、足迹都伴随着你。你就是你,颜色不一样的烟火。”叶宁从脑海中翻出几句安慰人的话,説着感觉十分的别扭。

“谢谢。你先上床睡吧,我还睡不着。等一下我困了再叫醒你换我吧。”盯着火光,也不知道到底是该想着什么。叶宁本还想再説几句,但是看到的这副样子也只好上吊床睡了。

一觉睡到黎明,叶宁揉了揉眼,向下看去,柴火正变得昏暗。倚着树不知不觉就睡着了,幸好这一夜也没有什么兽类袭击。

沈阳市第五人民医院怎么样
重庆心胸外科医院哪家好
银川哪家医院专治癫痫病
宜昌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唐山著名白癜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