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校草制霸录 三十八、愿做书管理员

2019-12-04 01:40:1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校草制霸录 三十八、愿做书管理员

实话説,那位男生出的题目确实不算难,基本上读过论语的人都能记得“君子不党”“君子不器”“君子不忧不惧”“君子不以言举人”之类的著名论断,临场顺口説出一两个来也并非难事。.:。但难的是像江水源这样从头到尾一个不落地数出来!可以想知,能做到这一diǎn的必须要对论语全文掌握得滚瓜烂熟,否则绝难做到如此举重若轻。——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如同陈荻所言,事先知道题目,提前背好答案,故意扮猪吃老虎踢馆来了!

现场气氛顿时有些萧瑟,那位男生和刘社长的眼神也变得不善起来。

江水源‘摸’‘摸’鼻子:“踢馆?这道题目如此简单,读过论语的应该都知道答案吧?”言下之意不是我军太狡猾,而是贵军太无能!

是的,读过论语的应该都知道答案,但大多数人只知道其中一两个答案,能够逐篇逐节如数家珍的却寥若晨星!刘社长用眼神对左手边的男生微微示意,言下之意不言自明:给这小子上diǎn眼‘药’,免得让他以为咱们国学讲谈社无人!

那位男生略一沉‘吟’之后开口説道:“下面进行第二题。据史料记载,清代巨贪和珅年轻时家境贫寒,曾在宫中担任三等‘侍’卫。某次乾隆帝突然决定外出,銮仪卫却仓猝之间找不到黄龙伞盖,乾隆帝随口説道:‘是谁之过与?’和珅此时正好当值,应声答道:‘典守者不得辞其过。’从而得到乾隆帝的赏识,开始了他飞黄腾达的仕途。现在问题是他们这一问一答分别出自论语哪一章?”

江水源朗声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是谁之过与’应该出自论语的季氏篇第十六,而‘典守者不得辞其过’并非论语原文,而是朱熹对‘虎兕出于柙,龟‘玉’毁于椟中,是谁之过与’一句所作的解释,即‘在柙而逸,在椟而毁,典守者不得辞其过’。不知我回答的对不对?”

面试的三人都张大嘴巴

,满眼俱是惊疑之‘色’:这家伙真的不是踢馆的?刚才他还説自己只是大致翻过四书章句集注么,怎么现在连朱熹的注释都能熟练背诵了?要是他这样都只算略知皮‘毛’,那我等三人岂不是连皮‘毛’都没‘摸’着?

不行,必须要给他diǎn厉害瞧瞧!

那位男生咬咬牙道:“接着第三题。既然你对论语这么熟,那请问论语总共有多少则?”

这个问题确实非常刁钻,因为很少有人会注意这等细枝末节的问题,而且自古以来不同注释者对于论语的章节分合也意见不一,像述而篇第七中“子食于有丧者之侧,未尝饱也”“子于是日哭,则不歌”,朱熹四书章句集注把它们当作一则,刘宝楠论语正义则把它们当作两则,所以述而篇第七就有三十七则和三十八则两种説法。另外论语中还存在前后重复的章节,比如“巧言令‘色’,鲜矣仁”一则既出现在学而篇第一,也出现在阳货篇第十七,很难説它们是一则还是两则。所以论语究竟有多少则,説起来还真是一笔糊涂账!

江水源听完问题也是一愣神:“嗯?论语有多少则?”

见江水源有些吃瘪,那个男生顿时得意起来:“不错,我问论语有多少则,请你尽快作答,后面还有其他面试者等着呢!”

江水源反问道:“那你知道论语总共有多少则么?”

“呃……”那位男生完全是临时想起这个问题,故意拿来刁难江水源,他自己还真不知道答案。但事已至此,只好硬着脖子答道:“我自然知道答案,但现在是我考你,而不是你考我!”

江水源岂会看不出那位男生是煮熟的鸭子嘴硬,马上紧‘逼’一步:“既然师兄知道答案,那麻烦你把它写出来,等会儿咱们互相印证一下,看看我説的对不对,如何?”

陈荻奇道:“你知道答案?”

“不好意思,虽然可能要‘花’费一两分钟时间,但我确实知道答案!”江水源信心满满地答道。

现场气氛有些胶着,坐在中间的刘欣盈感觉傅寿璋与江水源之间就像两位高手在玩炸金‘花’,各自不知道对方的底牌,都在暗中揣度对手究竟是‘胸’有成竹还是在虚张声势。这场较量不仅考验学识渊博程度,也考验双方各自的胆气和观察能力,只是赌注并非寻常的金钱财物,而是自己在社团中的名誉!

然而江水源却知道自己是稳赚不赔的,因为早在八百多年前,闲得蛋疼的朱熹同学在撰写四书章句集注的论语集注时已经在每篇下面注明共有多少章,如果傅寿璋非要较真的话,dǐng多就是‘浪’费一两分钟时间把二十篇的数目加一下,难道四位数以内的加法还能难倒一位高中生?

刘欣盈见气氛愈发僵硬,赶紧出面打圆场道:“好啦、好啦,咱们国学讲谈社的规矩是面试三题答对两道即可进入下一轮筛选,既然江水源同学已经答对两道题通过面试,那么第三题正确与否已经无关紧要。时间紧迫,咱们还是有请下一位面试者吧!”

江水源并非恃才傲物赶尽杀绝之人,见刘欣盈出面斡旋,便准备就坡下驴起身告辞。谁知傅寿璋却不依不饶:“且慢!既然题目已经出了出来,那无论答对答错总要有个説法才行,否则就这样不明不白敷衍过去,岂是我等应有的读书治学态度?”

江水源笑道:“既然这位师兄要我回答,那你总得先有个标准答案吧?否则你怎么知道我答对答错呢?”

傅寿璋脑筋急转,心道论语自己也曾仔细看过几遍,印象中每篇长短不齐,但平均起来都在25则左右,全书共计20篇,估计总数约在500则上下,于是提笔在纸上写下“500则左右”,然后説道:“我已经写出自己的答案,现在轮到你了!”

江水源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转过脸对陈荻説道:“这位学姐,不知你们社里有没有四书章句集注,麻烦你找来验证一下,看看我有没有算错,免得等会儿有人説我是信口雌黄。”

“好嘞!帅哥你稍等,我马上给你找来!”陈荻好像是唯恐天下不‘乱’,马上屁颠颠地起身开始翻找四书章句集注,一会儿工夫还真让她找到一本:“帅哥,书找到了,你要我怎么做?”

在陈荻找书的这段时间里,江水源已经算出了结果,此时闻声答道:“我的答案是498则或482则,为什么会有两个数字呢?那是因为乡党篇第十原本为一章,宋朝时朱熹把它分成了17节。如果按照原来的旧説,答案就是482则;若是依据朱熹的分法,那便是498章。这位师姐,您可以打开你手中四书章句集注的论语集注,每一篇下面都有具体数目,麻烦你把它们加起来验算一下,看看最终结果是否如在下所言?”

陈荻立刻拿出纸笔算了起来,几分钟后她抬起头来,满脸都是景仰之‘色’:“帅哥你好厉害,所説的答案完全正确!请问你是什么时候开始读的四书章句集注?怎么记得那么牢?是不是你已经可以把整本书倒背如流?”

傅寿璋倒也光棍,很干脆地把自己的答案亮了出来:“实在惭愧,我只知道全书大致有500则左右,却不如你这般具体‘精’确,足见学弟对于论语掌握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炉火纯青的地步,在下佩服!希望有时间能和你继续切磋,共同进步!”

刘欣盈笑道:“既然两位副社长都对江水源同学大加推崇,依我看就不必再经过下一轮筛选了,直接录取为咱们国学讲谈社的社员吧!陈荻、傅寿璋,你们两个意下如何?”

“没问题!这位学弟长得这么帅,学问还这么好,别説直接录取,就是叫我把副社长位子让给他,我都举双手赞成,绝对没有半diǎn异议!”陈荻真是放言无忌、快言快语。

“我也赞成!如果需要,傅某也可以随时推位让贤。”傅寿璋同样表态道。

刘欣盈抚掌道:“你们这么一説我倒想起来了,以前不是一直由我兼任宣传部部长职务么?既然江水源同学在咱们社内呼声这么高,不如就让他暂时出任宣传部副部长,主持宣传部工作吧!怎么样?”

陈荻、傅寿璋异口同声道:“同意!”

江水源没想到自己刚通过面试就连升三级,荣任宣传部副部长之职,照这样下去,将来做个社长、副社长应该易如反掌。只可惜他志不在此,如今唯一能让他感兴趣的是如何做学霸、做学问,所以连忙拒绝:“我不同意!”或许觉得拒绝有些辜负他们的好意,江水源又补充道:“如果三位学长真的有心抬爱在下,那就让我做你们国学讲谈社的图书管理员吧!”

小孩高烧
1岁宝宝咳嗽厉害小妙招
治疗过敏性鼻炎的药物哪个好
小儿退烧药排行榜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