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轮回之业第145章人生若只如初见第三更

2020-01-20 08:28:0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轮回之业 第145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第三更!)

“怎么回事?”

夏夜殇将那黑衣少女从独孤生一的肩上放下来,问出了江枫心中的疑惑。

“我方才去打猎,行至河边打算清洗一下猎物,结果听到天际传来异响,抬头一看正见这人从天而降,险之又险的被我接住了,可是她才说了一个‘救’字就昏迷过去了!”

独孤生一简述了当时情况,夏夜殇看着他左手中还提着的一只扒皮洗净的兔子,突然用一种耐人寻味的眼神看着他。

“所以你就这样一手提着兔子,扛着她就回来了?”

“对啊!怎么了?”独孤生一狐疑道。

夏夜殇突然敲了独孤生一的脑门一下,抓狂道:“都什么时候了?人命关天啊!你还惦记着兔子,你就不能先把人抱回来吗?竟然还是用抗的!人家一个女孩子,万一被你一不小心造成二次伤害怎么办?”

“这……”

独孤生一也醒悟过来,一时语塞。这女子黑纱蒙面,看不清容颜,身上似乎也没有什么明眼可见的贵重物品。

江枫沉吟了一会儿,向独孤生一询问道:“你确定她昏迷前说的是‘救’,而不是‘gu’?”

“确定!”

江枫又半蹲下身子,为这女子切脉,略作探视是否有伤。谁知元神力方一探入,江枫的眉头就拧在了一起,夏夜殇见此也疑惑地将手搭在黑衣少女的脉门上,当即惊呼失声道:“这……”

江枫与夏夜殇对视一眼,同时传音道:“此人修炼有魔功!”

“生一!”江枫问道,“如果你偶然遇到一个魔教弟子,你会怎么做?”

“那还用问?正魔不两立,我是极剑峰的大师兄,当然是直接杀了!”独孤生一不明白江枫为何突然有此一问,不假思索道。

“那如果是一个修炼魔功的人呢?”江枫再问。

“修炼魔功,便是魔修一类,当然是杀无赦!”独孤生一再答。

江枫突然叹了口气,对夏夜殇传音道:“我们还无法确定这女子的身份,也不知她本性善恶,仅因对方修炼魔功就杀了她,是否太过鲁莽了?”

“实话实说,我很意外你会有这样的想法,我的想法和生一一样,而且刚才已经动了杀机!”夏夜殇同样传音回应道,“为什么?师父常说除恶务尽,给我一个不忍的理由。”

“你如何能确定她是恶?”江枫反问道,“难道我们这些年在云霄殿就没有见过恶人吗?”

“你意思是,仙与魔,并不是界定善恶的标准?”

“至少不是唯一的!”江枫传音道,“从我遭劫被废后开始,我所经历的一切都让我在思考,什么才是善?什么才是恶?我不想依照既定的世俗观念去判断,我想自己去验证!”

夏夜殇神情一怔,忽然莞尔一笑:“你真的变了很多……我支持你!不过生一毕竟从小与外界接触太少,为人不坏,但思想难免有些单纯,做事也有些一根筋,先瞒着他吧!”

见两人久不言语,独孤生一连忙催促问道:“如何?她没事吧?”

“些许内伤,无碍!”江枫止住独孤生一同样想为这黑衣少女号脉而伸出的手,说道,“她应该是慌忙逃出宗门,在空间传送过程中被人追赶时出现了意外,才受伤跌落出来的,与我当日初至十三地时的情况类似,而且她与我们同样,是九州的人!”

“嗯?”独孤生一瞪大眼睛怀疑道,“你们认识?”

“不认识!”江枫和夏夜殇异口同声道。

“那你们是怎么知道她是九州的修士而不是十三地的,而且还是被人追赶而不是追杀?”

夏夜殇轻笑着解释道:“一个修士即便容貌青春不变,但骨龄也难以作假,我们方才探视时已确定,她与我们三人年纪相若,那么,此女的修为即便再高,也高不到哪里去。可是你却说她是从空中凭空落下的,那么,就只有空间传送这一种可能了!”

“至于为什么说她是九州的修士而不是十三地的修士……”江枫补充道,“虽说十三地之大,架构空间通道进行传送也是正常,但是不要忘了,九州和十三地的语言是不一样的,她昏迷前说的最后一个‘救’字可是九州语言,我还向你确认过了。而在九州内能架构出直达十三地的空间通道可不是一般的宗门可以做到的,此女身上虽然没有什么贵重物品,但她这身衣服的料子,就不是一般人可以穿的,所以她在她的宗门里的身份地位还不低。如此慌不择路,还跌落出空间通道,只能解释她是偷跑逃出来的!”

“那追赶……”

“至于为什么是追赶而不是追杀?”独孤生一话未说完,夏夜殇已经抢先一步解释道,“她向你求救只因为被迫从空间通道中跌落出来,若是无人追赶,怎么慌乱导致意外?而要想在空间通道中追上一个人,则追赶者至少也需要半步界空境的修为,如此才能在空间通道中自由移动。一个大修士如果真想杀一个低境界的小姑娘,直接动手就行,何必费力追赶?此女身上并无他伤,一个大修士,宁愿耗力追赶却连伤也不伤,这更加肯定了我们对此人身份地位不低的推测,而且那个追赶者还与她同出一宗,是来把她抓回去的!”

一席话尽,独孤生一听完两人的推理好半晌才深吸一口气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明白了吗?”

“有时候我发现跟你们两个在一起真是一种煎熬!各种意义上!”

独孤生一感慨道,就欲伸手将那黑衣少女的面纱摘下。江枫二人本还因他的一句话摇头失笑着,见此急忙制止他。

“你想干嘛?不可无礼!”

“我就想看看她是谁,我认不认识。”独孤生一有些茫然地解释道。

夏夜殇拍开他的手,微愠道:“你一个大男人去揭一个女生的面纱,不觉得有失礼数吗?”

“哦!”独孤生一这才恍然道,“我明白了,她以黑纱掩面,就是不想旁人见到她的模样,而此女不过十五六岁,即便姿容与夜殇一般美若天仙,也不必遮住面容来防止色狼,除非是那种有特殊癖好的淫贼,所以她以黑纱掩面必是另有缘由!鲁莽了,失礼、失礼……”

“哎呀!”江枫仿佛见到了最新奇的事物,由衷赞叹道,“今天这是怎么了?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吗?榆木脑袋竟然开窍了!剑疙瘩也懂得主动思考问题了!”

“我哪里脑袋哪里像榆木了?”独孤生一没好气地反驳道,“你们不是说过吗?我又不笨,只是不善于思考而已!又不是不能学习改善!”

“你竟然不反驳‘剑疙瘩’的外号啊!”夏夜殇也感到有些惊奇,“不过看在你赞美我的份上,我就不损你了!”

独孤生一:“……”

江枫拍着独孤生一的肩,郑重道:“这才对嘛!平日里多深入思考问题,学会推理判断,别让你的思维像你的剑一样,只知道直来直去的。”

“我的思维什么时候像剑一样直来直去了!”独孤生一义正言辞的反驳着,突然神情一边,目露思索,自顾自地走到一边去了,摸着下巴喃喃道,“直来直去……如果我的剑会拐弯又会怎样?”

江枫与夏夜殇闻言一时无语,赞叹难怪独孤生一的剑道修为会进步得如此之快,这种对剑如痴如醉的全心全意的状态,他们完全无法做到。

看着倚着树干昏迷的黑衣少女,夏夜殇对江枫传音道:“会是幽罗宗或者是冥月教的人吗?”

江枫轻轻地摇摇头,回应道:“不一定,九州魔教虽以幽冥二宗为最,但也有其他的魔道势力。”

“但这改变不了她是魔修的事实!”

“陈大夫昔年曾教我‘有救无类’,而且此女是逃出魔教的,原因值得思量推敲,我决定救下她,若她果真心怀歹意,届时自然也由我亲手将她处决便是!”

“唉……便依你罢!”

夏夜殇叹了口气,俯下身子开始为黑衣少女疗伤。

半刻钟后,黑衣女子悠悠醒转,正见面前几人,急忙紧了紧衣襟,警惕道:“你们是谁?这是什么地方?”

她的声音很好听,却冷得仿佛没有温度,夏夜殇半蹲在她的面前,温柔笑道:“小妹妹不要害怕,这里是十三地,我们没有恶意。”

黑衣少女一见夏夜殇天仙般的容貌,一时竟有些呆住了,手指下意识抚摸着面纱,随即将移开目光,双眼中闪过一抹浓郁的自卑。

“你醒了!”独孤生一也从剑术的思考中抽出身来,搭着江枫的肩开朗道,“还记得吗?是我救了你!”

“多谢恩人搭救!小女子感怀在心!”

少女略一回忆,这才想起片刻前的事,忙起身向独孤生一连连致谢。独孤生一急忙摆手连称不敢当,对这一幕突然有些手足无措,神色也略显窘迫,脸颊微红,一副未见过世面的模样。

江枫对此一阵叹息,暗自敬佩独孤纪让独孤生一随他们一起出来历练是多么明智的决策,不然将来独孤生一被人坑死了都没地说去。

“道友不必拘礼,这里是十三地中的蛮荒古林外围所在,我们也是九州修士,来此历练罢了,相助是应该的!”

江枫没有说出自己真实身份的打算,但七分虚、三分实,便足够了。

“若非三位道友仗义相救,我还不知会落得个怎样的下场,三位恩人只需唤我‘小幽’即可!”黑衣少女言谈举止甚是得体,这让江枫又多了几分思考。

小幽自称散修,谎称自己是被人追杀时意外逃入空间通道才会至此的。三人也不揭穿她,只与她正常交谈。

“在下真是失礼,尚未请教三位恩人的大名!”一番交谈后,小幽话中的冷意少了几分。

“在下江枫!”

“不才夏夜殇!”

江枫和夏夜殇皆是淡然道,没有化名,他们一直在观察着小幽的一举一动,甚至每一个眼神,但小幽的反应就像是第一次听到他们的名字一般,没有丝毫异样,也没有半点伪装的成分在内,这反而令江枫二人有些疑惑,毕竟,九州同辈中人,他们自认名气还是很大的。

“我啊!我叫……”

独孤生一兴致勃勃地就要自我介绍,江枫突然接过话头,插嘴道:“他叫一生孤独!”

“也可以叫他一根筋剑疙瘩!”夏夜殇在一旁轻轻地补了一刀。

“你们两个混蛋给我闭嘴!”

独孤生一冲上前去与江枫扭打起来,小幽见此情形错愕之际似乎也露出了一点笑意,但很快有藏了起来。

“别听他们的!”独孤生一神情严肃,极为正色道,“我叫独孤生一!”

“记住,是独孤生一!不是一生孤独!真的!”独孤生一一本正经地向小幽解释道。

江枫则继续观察小幽的眼神,但他很快又失望,小幽似乎也是第一次听说独孤生一的名字。

“你到底是谁?”

江枫看着小幽暗自心中疑问,而独孤生一还在极具耐心的一遍又一遍地向小幽解释自己的名字里没有玩笑的成分。

小幽不厌其烦的静静听着,可是慢慢地,面纱下的笑容也开始有些牵强和僵硬,因为独孤生一还在说。

“这个人究竟对自己的名字有多在意?”

小幽心底郁闷地自问着,人生初见,独孤生一就给小幽留下非比寻常的深刻印象。

突然,她想起什么,连忙神色一正,对江枫三人说道:“你们赶紧走,不能再留在这儿,追杀我的人很快就会找到这里,他修为高深,你们待在这儿会有危险的!赶紧走!”

江枫闻言对小幽的认知又多了一分,却无动于衷,嘴角反而勾起了一抹令人如沐春风的微笑。

……

(未完待续!)

松滋市中医院
伊春市西林区人民医院怎么样
郑州癫痫病专科医院
银川重点妇科医院
太原市妇科医院在哪里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