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战雏第一百七十五章再度相遇

2020-01-20 06:32:0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战雏 第一百七十五章,再度相遇

朱啸与唐正一前一后在罗格镇的大街上狂奔着.一会儿就到了东边一处属于韩家的坊市了.因为眼下罗格镇十分动荡的缘故.朱啸用灵魂之力一探之下竟然惊奇地发现这个地方不仅仅只有明哨.在很多地方竟然还安有暗哨.要是眼下直接闯进去.那就只会将这里全部的人都惊醒.

现在的朱啸毕竟不是巅峰时候的朱啸了.之前朱啸与雾睽的战斗就将朱啸身体之中的元气都消耗得差不多了.要是眼下朱啸不管不顾地冲进去.那就只要将两人的性命都送在这里的下场.

唐正将朱啸拉到一旁的角落里.探视了一番惊讶地说道:“这里是……这里是韩家的产业.漠城的韩家.韩家跟獠牙佣兵团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难道你要对他们出手吗.”

苍鹰堂乃是苍鹰佣兵团的一个部分.唐正在苍鹰堂的地位不低.能够知道这里也沒有什么好奇怪的.不过他将这里的归属都给说出來的时候.朱啸还是不免一惊.想清楚之后.朱啸不由得微微一笑.轻声问道:“你在苍鹰堂里面的地位不低.想來獠牙也知道一些獠牙佣兵团的秘辛吧.獠牙佣兵团跟韩家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他们只是单纯的合作关系吗.”

唐正苦笑连连.想了一会儿才说道:“苍鹰堂虽说是帮助苍鹰佣兵团培养新鲜血液的地方.但我们在苍鹰佣兵团的地位其实并不高.不过刚才你提到的韩家与獠牙佣兵团的关系我却是听闻特迪马尔斯提起过.当时他是这样评价两者的关系的.他说‘这两个势力绝对不是简单的合作结盟关系那么简单.他们直接应该还有着其他联系的中枢.’特迪马尔斯团长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原本是十分不理解的.不过随后我就明白了他的意思.特迪马尔斯其实已经将他们两者的关系说得很明白了.这两者应该都是属于同一势力的两个分支.也就是说想要打破他们之间的联系不会那么简单.这个道理十分简单.就像是一个宗门出來的两兄弟一般.想要让他们相互残杀确实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唐正的话让朱啸微微一惊.朱啸的心跟明镜似的.要是这两个势力都有着一个共同的联系的话那就一定是南烈门了.除此之外.朱啸实在想不出还有其他的势力能够将手伸得这么长了.

“真是纠缠不清啊.竟然将爪子都伸到这里來了.”朱啸咬牙切齿地说道.“也难怪当时会这么急着对我们出手了.若是当时让你们得手的话.眼下你们也就无所不能了.”

唐正一直都在思考着“朱啸”究竟是谁.想了这么久.唐正突然惊讶地看着朱啸.不由自主地说道:“朱啸……你就是那个将南烈门的烈火长老斩杀的朱啸.亚泰城朱族的现任族长朱啸.”

朱啸不明白唐正为何有这么大的反应.不过他确实逐渐喜欢起唐正來了.朱啸拍拍唐正的肩膀.笑着问道:“不错.我正是朱族的族长朱啸.怎么了.唐正.你是觉得我不能当你的族长吗.”

唐正连忙摆摆手.笑着说道:“哪里哪里.我是高兴还來不及呢.当时听到烈火在亚泰城被一个叫做朱啸的人斩杀了.你可知道罗格镇当时就掀起了一阵又一阵的猜测.他们都纷纷猜测着这个‘朱啸’究竟是一个何等强悍的人.真是想不到你竟然就是朱啸.”

朱啸算是明白唐正的意思了.微微一笑.朱啸不由得打趣地说道:“你们是以为我朱啸都已经是一个白须白发的老头了吧.不然怎么能够斩杀烈火那样的强者呢.现在见到我本人了.怎么样.我朱啸是不是很老啊.”

唐正连忙摆摆手.改口道:“族长.以后但有所命.我唐正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现在的唐正虽说也还是之前那个唐正.但现在的这个唐正跟之前却是有了改变了.朱啸喜欢的正是现在这个唐正.因为现在这个唐正是一个会思考的唐正.他并非一个只会听人指挥的唐正.

朱啸心情大好.笑着说道:“我早就说过了.自你加入铁血佣兵团的一刻就是我的兄弟了.兄弟之间可不能这么客气.”唐正一脸的喜悦.激动地点点头.

朱啸用灵魂之力四下探测了一番.韩家的这个地方就像是一个堡垒一般.想要不被人发现就冲进去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朱啸一直都在找寻一个防守稍弱的地方.不过任凭朱啸再三找寻还是沒能够找到一个这样的地方.

“真是麻烦.想不到这个地方的防守竟然这般严密.看样子想要无声无息地进入是不大可能的了.算了.还是硬闯吧.”

就在朱啸自言自语准备行动的时候.唐正一把抓住了朱啸的衣服.轻声说道:“族长.我看还是不要冒险的好.为了对付獠牙佣兵团.我曾经详细了解过獠牙佣兵团这个势力.当然.对于韩家我了解也是比较多的.黄炳为了保证韩家的安全.特意安排了黄旗來守护这里.虽说之前黄旗被一个神秘的强者重伤了.但据说现在他已然恢复了.黄旗这个大块头可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之前团长说得对.我们还是回去吧.”

唐正现在已经改口称朱啸为“族长”了.那他所说的团长就是朱烈了.朱啸随意笑了笑.淡淡地说道:“黄旗这个大块头我十分喜欢他.之前我在出手的时候就说过想要收他做我的兄弟的.要是别人守着这里我今夜还可以不动手.但要是黄旗的话.我就只得出手了.唐正准备一下.我们硬闯.”

唐正哪里会想到朱啸竟然这般说.他刚想阻止朱啸.朱啸已经直接冲了出去.唐正虽然觉得这样做并非良策.可是眼下却也什么都來不及了.身形一动.他直接就跳到了朱啸旁边.嘟囔着嘴说道:“族长.你不是说让我准备一下吗.我都还沒有任何的准备.可是你已经冲过來了.”

就在唐正说话的这个功夫.一群人从暗中冲了出來.将朱啸跟唐正团团围住了.朱啸随意笑了笑.说道:“我不是让你之前准备.而是让你现在准备出手.”

朱啸在这种时候还能开玩笑.唐正却是苦笑连连.一个人拨开黑压压的人群.站上前來抱拳道:“两位强.这里乃是我韩家的坊市.都这么晚了.我们坊主不见客.要是二位强有事的话.请明天再來.”

朱啸嘲笑一番.待得那人一脸的怒气.朱啸这才用深沉地声音说道:“我们前來拜访你们坊主.现在给我立即去通报.如若不然.当心我们硬闯.”

那人冷笑连连.哼哼嗤嗤地说道:“二位.若是你们想要硬闯的话.只怕你们是找错地方了.”一边说着.一边将他七星武者的实力展露无遗.想要借以自己强悍的元气让朱啸二人知难而退.

朱啸岂会不知道他的想法.可是他的实力却还不足以让朱啸知难而退.待得那人三两次将自己最强的实力爆发出來.朱啸淡淡地说道:“以你现在的实力只怕还不足以让我知难而退.”

不待他显现出惊讶的表情來.朱啸身形一动.像是一个鬼魅一般出现在了他的前面.伸出手來.朱啸直接抓住了他的喉咙.朱啸不管他是何等的惊讶.自顾自地说道:“识趣的就给我前去通报.如若不然.我将这里夷为平地.把你们全部变成一堆白骨.”

朱啸手一送.直接将七星武者推得朝后接连着退了三步才堪堪稳住身形.虽然他是一个七星武者.可是现在却也不敢在高高在上了.不过却也色厉内荏地说道:“你可知道我们韩家跟獠牙佣兵团有着什么样的关系.要是……”

朱啸身形一动.直接到了他的前面.再度一把抓住他的脖子.冷冷地说道:“要是你再敢跟我废话的话.我让你现在就去死.”这一次朱啸沒有那么容易就放过他了.而是一直抓住他的脖子.直至他的脸变得青一块白一块的.待得他都已经翻白眼了.朱啸将那人轻轻抛起.随即脚一动.径直踢在了那人胸口上.

“轰.”

虽说对方是一个七星武者.可在朱啸面前他还是显得有点不够看了.被朱啸一脚直接踢过去将门一下子砸碎.而那人则是在地上不停地挣扎着.好一会儿才爬起來.

众人一看就知道朱啸唐正二人是前來找茬的.他们迅速将朱啸围在中间.不过却沒有一个人敢动手.朱啸无所谓地笑了笑.指着刚刚爬起來的七星武者淡淡地说道:“刚才我就让你去通报.可你不想行动.现在你知道打开大门了.”

七星武者脸气得青一块zǐ一块的.虽说是无比的憋屈.但他却不敢发作.悲愤地说了一句“住手‘.制止了围住朱啸的人.不甘地朝着里面走了去.

唐正以为在这里一定会有一场硬战的.他沒有想到朱啸竟然以雷霆手段直接吓得对方不敢动手了.这种事情在以前他就连想都不敢想.可眼下朱啸就做到了.虽然有些不大真实.但这一切却就是发生在他眼前的.他只得相信了.

唐正看了看黑压压的人群.毫不露怯地说道:“族长.要不要你先进去.我在这里跟他们玩玩.”

现在要是朱啸冲进去.那一定沒有人阻挡朱啸.眼下对于朱啸來说确实是一个最佳的时机.但朱啸却并不想就此冲进去.众人脸色均是一变.朱啸微微一笑.摆手道:“既然人家都已经前去通报了.那我们在这里等就是了.”

沒多大一会儿.那个七星武者就带着一个高高大大的人出來了.这个高高大大的人正是黄旗.朱啸微微一笑.他知道七星武者不会前往通报.他一定会将黄旗带出來.而朱啸要的也正是他将黄旗给带出來.

当时赫本在与朱啸战斗的时候曾经要抽取黄旗的生命力.黄旗显然是受到了影响的.黄旗虽说还是黄旗.不过现在的黄旗却显得有些苍老了.就现在的黄旗.朱啸不相信他还能提起铁棍跟朱啸的玄铁巨镰硬碰硬了.

朱啸不管那个七星武者多么的洋洋自得.朱啸直面黄旗的脸.淡淡地笑着说道:“黄旗啊黄旗.赫本准备杀了你的.沒有想到现在你竟然还在为黄炳卖命.”

黄旗不由得微微一惊.这件事情被黄旗当作是一生的耻辱.他从來沒有想过自己竟然沒有死在别人的手里.而是差点死在了自己一向当作是兄弟的人的手里.因为这件事情让黄旗感到十分的耻辱.因此知道这件事情的人几乎都被黄旗斩杀得差不多了.听到朱啸这样一说.黄旗先是一惊.不过看到朱啸背上背负着的玄铁巨镰之后.黄旗就知道眼前这人是谁了.

黄旗想了想.淡淡地说道:“你们这是在干什么.该干什么都给我干什么去.这位强乃是我的……是我的朋友.”那个七星武者显然是一惊.随即却只得命令那些人迅速散开.

待得那些人离开之后.黄旗看了看朱啸.随即看了看朱啸旁边的唐正.淡淡地说道:“之前你出手对付獠牙佣兵团救出铁血佣兵团的人之后.我就一直在猜测你是何人.今日看到你跟唐正在一起.想來你也是苍蝇佣兵团的人吧.当时我真是看走眼了啊.”

朱啸随意笑了笑.淡淡地说道:“黄旗啊黄旗.我看你看走眼的不是我吧.你看走眼的应该是另有其人吧.”

跟聪明人说话不需要全部说出來.只要稍微提点就能让他明白了.黄旗一下子就明白朱啸所指了.他重重地吐出一口浊气.冷声问道:“我想你今日前來不会是为了说这种事情的吧.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黄旗.难道你不请我到你獠牙佣兵团坐坐吗.”朱啸可不是什么善茬.特意加重了“獠牙佣兵团”几个字.

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西院
行唐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宁夏治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运城那家医院治牛皮藓效果好
天津哪家医院可以治愈牛皮癣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