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无敌小校医第五七三章小爷我手残

2020-01-29 10:31:2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无敌小校医 第五七三章 小爷我手残

事实上,姜疏影那番话一说出来,马上就折服了周围很多吃瓜群众,都觉得这女孩处事不错,以理服人,况且,她长得又漂亮,自然更让人喜欢。

一时间,周围的人都啧啧称赞,甚至有一些年轻人不住叫好。

张泽兰一听周围的议论,气得那叫一个火大啊,心说老娘今天丢人丢大发了,忍不住骂道:“怪不得你家那小崽子无法无天,原来有你这个****养的姐姐帮腔!”

这番话,可是彻底激怒了姜疏影,冷冷道:“你说什么?”

她这一发怒,无形中下意识就用上了真气,这重重地往地上一拍,轰的一声轻响,登时地上一个凹坑出现。

周围所有人看得无不倒抽一口冷气,连张泽兰也吓了一跳,脸都绿了,心说这丫头片子莫非是气功高手?怎么这么厉害?怪不得老娘连栽跟头。

旁边姜尚文和汪丽华夫妇自是越发惊讶,姜疏清这个小子更是眼睛大放光芒:“姐姐,你哪学的武功?看起来好厉害的样子,我也要跟你学,我也要跟你学……”

姜疏影抚摸了一下弟弟的脑袋,微微一笑,没有说话,其实心里也颇有些兴奋,这都是师父的功劳,不然自己学不到如此高深的武功。

“给我回来!”见儿子缠着姐姐,汪丽华生怕他惹事,急忙把他拽了回去。

这时,张泽兰已经一屁股爬了起来,仍是无比嚣张地冲道:“****养的,你拽什么拽?有种给老娘等着,老娘收拾不了你,自有人收拾你。”

说着,她拿出,就要给自己老公打,让他给自己出头。

给她一再辱骂成****养的,姜疏影气得银牙直咬,哪里还忍得住,一个闪身上前,揪住她衣领,左右开弓,一阵痛打。

“****养的,你敢打我?”张泽兰怒道。

啪!

姜疏影甩手又是一巴掌,喝道:“就打你了,又怎么样?”

张泽兰哇呀一声尖叫,似要跟她拼命,奈何对方可不是普通女孩,死死揪住,又是连连一阵耳光。

可怜张泽兰这泼妇,给打得脸颊肿得老高,也掉落在地上,狼狈不堪。

要不是姜尚文和汪丽华夫妇生怕女儿闯出大祸来,上前死死拉住,不让她继续打下去,恐怕张泽兰牙齿都给打掉几颗了。

给父母拉住,姜疏影无法再动手,但嘴上仍愤愤不平:“你这泼妇给姑奶奶听好了,你要找人来收拾我是吧?尽管放马过来!”

“影影,你少说两句,咱们惹不起他们的。”汪丽华瞪了女儿一眼,焦急不已。

“惹不起,难道就任由这种泼妇欺负吗?”姜疏影恨恨道。

姜尚文本来就为一个经常惹是生非的儿子头痛了,现在又搭上一个如此彪悍的女儿,简直是头皮发麻,怒道:“死丫头,给我闭嘴!还嫌事情闹得不够大么?”

见父亲发飙,长期以来受父亲积威影响的姜疏影,哪里还敢吭声。

这时,张泽兰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恨恨地指了指姜疏影,哭诉道:“你,你给我等着,我待会叫你知道厉害!”

正说着,宅院外面,忽然传来闹哄哄的声音。只听一个男子大嗓门的声音道:“都给我让开,让开!”

张泽兰一听,登时像是遇到了救星,尖叫道:“死老公,你怎么才来?老娘被一个臭****打了……”

原来,外面的男子不是别人,正是她老公,这个镇子的姚镇长姚国清。

在他身后,有一大队的大盖帽,正是镇派出所的警察。这些警察之中,为首一人便是派出所所长郑伟。

见自己女人扑上来对自己哭诉,姚国清脸都黑了,杀气腾腾地扫了众人一眼,道:“老婆,哪个臭****打的你?”

张泽兰登时有了底气,一指姜疏影:“就是那个臭****!”

“麻辣隔壁的!”姚国清顺着他老婆所指望了过去,目光落在姜疏影身上,可下一秒,他就愣住了,心说好水灵的小妞啊!

见到自己男人那眼神,张泽兰哪里看不出来他心里的小九九,心里暗恨不已,催促道:“看什么看?还不快点把那个臭****抓起来?”

姚国清这才魂魄入窍,冲身边的郑伟道:“老郑,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敢打人,赶紧带那女子回派出所去,这事一定要好好调查清楚,教育教育。”

张泽兰急忙补充了一句:“还有那个臭****的父母。”

“好的,嫂子。”郑伟点了点头,把手一挥:“带走!”

这时,张泽兰那个宝贝儿子童童也大声附和道:“还有那个咬我的臭小子也抓了。”

“抓了,统统抓了。”郑伟大声道。

一群派出所的警察,马上纷纷上前抓人。

满场之人无不皱眉,这镇长和所长不问青红皂白就抓人,谁人能心服?

姜尚文也不例外,他教了半辈子书,桃李满天下,受人尊敬,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待遇?当即就大叫道:“你们干什么?干什么?我们一家一向遵纪守法,你们凭什么抓我?”

其中一个警察嘿嘿笑道:“打人还有理了?你就算是冤枉的,也得先跟我们去派出所走一趟吧?放心,我们会调查清楚的,只要你是受冤枉的,马上就放你回来。”

他说得轻描淡写,但姜尚文虽然古板,但也不笨,哪里肯信?

这时,一群警察已经扑了上来,眼看自己家人就要被抓,姜疏影气得正要爆发,叶浩川却忽然哈哈大笑起来,声音之大,震得在场每个人耳膜嗡嗡直响。

姚国清眉头一皱,冲他喝道:“你小子发神经了不是?是不是也想吃牢饭了?”

“我吃不吃牢饭,那还不一定,但你这个镇长,恐怕也就要做到头了。”叶浩川笑嘻嘻地道。

“草,你小子什么意思?”姚国清大怒。

叶浩川嘿嘿一笑,晃了晃手中的,道:“不好意思,刚才小爷我手残,不小心把你们刚才执法的一幕发到了省里的一个熟人那里,估计要不了多久,你们组织就会派人来通知你去吃酒喝茶了。”

他倒不是虚张声势,这安远地界,虽然与海山互不统属,但都是省里管辖,他曾救过向老爷子向群,自然不会不利用一下这条线。

姚国清一愣,不过马上,这家伙就骂道:“妈的,你个臭小子,敢在老子面前狐假虎威?老郑,连这小子一起给老子抓了!”

sanjiangge

深圳哪里牙齿正畸好
随州市曾都医院怎么样
济南治癫痫病的医院
新疆有治牛皮癣医院没
沈阳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