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寿比天长 第325章 多变的兵刃

2020-01-16 17:14:4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寿比天长 第325章 多变的兵刃

老财迷爱钱那是穷怕了,可说起打铁的手艺,他也不差。

有矿石,还有上好的炭块,他兴致高昂的撸起袖子就干。

矿石提纯没什么难度,云翼单用识念,就把石块和沙土清理干净了。剩下的全交给老财迷处理,云翼和空竹如同弟子一般站在边上观望。

老财迷把满是杂质的金属疙瘩扔到火炉上,空竹很有眼力界的拉起风箱。

随着火苗一窜一窜,金属疙瘩渐渐变色,直至完全变成赤白色。

老财迷拿着火钳子把金属疙瘩夹出来,扔到案台上,抡起铁锤哐当哐当的捶打起来。在云翼看来,这铁疙瘩若是没东西按着,指定四处乱窜。

但实际并非如此,在老财迷的大锤下,金属疙瘩就像是面团似的,很是老实。锤子抡下去,只见慢慢变成扁平,绝不会乱动。

老财迷的身子板着实不太好,抡了三十多锤子就明显力不从心了。他见铁疙瘩变色了,又将其扔到了火炉上,自个抹着汗珠子感慨起来,我是真老了,抡不动锤子了。要不是你们来啊,兴许过两年我都得饿死了。

云翼看着他没讲话,空竹扭头看他一眼,拉风箱更带劲了。

打铁真的上了手,也就没什么难度了。

等铁块子变红,云翼干脆用手将其抓了出来,扔到案台上,抡起了锤头。他的速度和体力那是老财迷能比拟的。

老财迷只看见了一片残影和听到连续不觉得叮叮当当敲打声,要不是案台比较稳,他真担心云翼会把铁疙瘩给咋成碎粉。

等云翼停下来,案台上多了一个浑圆的铁饼子,厚度均匀,表面如镜面般光滑。

老财迷惊骇的看着这情景,却不敢乱说话了。他终于知道,眼前的这两个年轻人都是高人,还是高的没边的,不然绝不可能有如此好的掌控力度。

云翼好歹也是炼丹师,炼丹水平还不错。眼力和对力度的掌控自然是极强的。

他把铁饼子扔进了火炉中,对空竹讲,你来!

云翼替换下空竹,边拉风箱边回想自己的所悟。打铁或者炼器对他来讲,就是绝好的修行悟道的时机。在刚才锤制铁饼时,他深刻的感悟到了金属的延展性和粘连性。

这对于灵气来说,是种很关键的特性,尤其是应用在界域。界域只是真元模拟出来的世界雏形,在遇到外力时,有崩塌破碎的危险。

若是真元中增添了延展性和粘连性,一般外力根本就不能将其打坏,只会让其变形,这对于修行者来讲,完全是多了一种生命保障啊。

云翼从来都是惜命的,他宁肯在战斗中逃跑,也绝不干负隅顽抗之事。有生命才有一切的可能,为尊严,为颜面舍去性命到底值不值,他是绝不会尝试的。

铁饼再度变红了,空竹也用手捞出来,挥起铁锤击打起来。

此时,老财迷看出了他跟云翼的区别。在空竹的锤头下,铁饼四处乱窜,案台蹦跳如跳舞,最终哐当一声塌铺了。

空竹的力气也是相当大的。

他尴尬的说道:这案台太不结实了。老财迷看他一眼都没敢讲,你师兄都把锤头抡成风火轮了,也没见把案台砸塌啊,还是你水平不行哟。

云翼指指地下,甭用案台了,在地上砸吧。

空竹觉得这个保险,抡起锤头砸在铁饼上。地上的吹尘随之飘起来。

云翼和空竹交替的抡锤,等到天黑,一块脸盆大小的矿石,变的只有碗口那么大了。要是做成兵刃,最多能弄成一把短刀。

云翼问老财迷,打成这样是不是就行了?

老财迷摇头,还不太行,若是再缩小一半,加上点黑窑金粉,就能打造成绝世利刃,吹毛断发应该不在话下。

空竹瞥着他,你又想卖个好价钱吧?

老头小心翼翼的反驳道:我也得吃饭啊。

云翼看看天色,得,今天先到这吧,明天我们再来。说完,他看向火炉,问空竹,咱们在这吃吧,现成的。

空竹一指青丘河,我去抓鱼。

云翼只得去买肉了。

晚上三人围在火炉旁,吃起了铁板烧。鱼片,肉片,鲜菜的滋味即便不加作料,也是异常可口和美味。

老财迷大口的吃着,一个劲的絮叨,老汉这些年是白活了,住在河边都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饭菜。云翼和空竹直撇嘴,那是你懒。

不是说他身子懒,是他脑筋懒。

吃饱喝足,云翼和空竹低声交谈着回去了。回去的路上,两人交流着所得,倒有发现了自己的不足之处。

第二天忙活完外门安排的任务,两人又来到了青丘河边。老财迷的状态很不错,似乎有了新生,精神奕奕的。他似乎没闲着,用矿石搭建了一个新的案台。

这下砸不坏了。老财迷很有成就感的说道。

云翼道:没必要,在地上就行。

老财迷反驳,有,你不知道昨天的灰尘有多厉害,我的被褥上飘了一层土。

又是敲敲打打的一天,临近傍晚时,云翼把那块铁疙瘩锤炼的只有拳头大小了。他再问老财迷,这个应该差不多了吧?

老财迷还是摇头,哪能呢?你什么时候见过一把剑只用一种金属的,要添加特殊的材料给予改性,要么是增加硬度,要么是增加韧度,要么是增加光亮度。这是有说法的。

云翼沉思着这番话,记起了他昨天所说的黑窑金粉,遂问道:黑窑金粉是增加什么特性的?

硬度和锋利度,韧度不行,遇到强大外力,容易折断。老财迷道。

云翼想了想,说道:那明天再买。他倒是记住了黑窑金粉,这玩意应该会让金属的延展性和粘连性受到破坏,不然绝不可能让利刃断裂。

晚上又是铁板烧,老财迷还买了一堆作料,甚至还买了一壶酒。边吃边喝,还唱曲,看他怡然自得的表情,好像很享受现在的生活状况。

云翼不由评价,知足是福。

空竹哼哼两声,补充道:非恒福。

云翼笑而不语。这就是修行者跟普通人的区别。修行者真若能登大成之境,容颜不再老,手缝中流逝的光阴就足够普通人过无数辈子了。

心境不一,追求自然难以求同。

新的一天来临后,云翼让老财迷书写了一份要在金属中改变其特性的添加材料。老财迷知道的材料着实不少,足有二十七种,有单一使用的,也有混合搭配的。

这些材料均能改变金属的特性,要么单纯追求硬度,要么单纯追求韧度,要么两者兼顾。还有增加亮度的,增加抗腐蚀的,不一而足。

买回材料后,云翼逐一掺加,专注的观察金属的变化,将其改变的过程牢牢的记了下来。

空竹也凑在旁边,只是境界上的不足,多半没看懂。云翼也没法去解释,道就是如此,言语解说很可能有偏差,不如切身的领悟啊。

老财迷可没有他俩的精益究竟,他只想把炼制的兵刃拿到街面上换成钱,毕竟添加了特殊材料,每一把兵刃都值大钱啊。

云翼就问他,这种不怎么靠谱的兵刃谁买啊?

有的是人买。老财迷瞪着眼,解释道:你们这些高手自然是用不着,可那些有钱的公子哥,大小姐可用来防身啊。

他们?空竹有些诧异,他们拿来自杀还差不多。

老财迷竖起拇指,你说的真对,一刀毙命,也是一种解脱嘛,免得承受悲苦。

这种问题,云翼不想探讨了。他把炼制出来的十把短刀一字摆开,随后划了一道秘纹。

一道规则演变的出来风刃嗖的斩过去,十把刀全断了。

老财迷看着那些断茬欲哭无泪,这些刀可都是钱哪,就这样毁了,太可惜了。

空竹却没怜惜的表情,视线转向了云翼。云翼摇头,太弱了,没法用这样的破烂参加内门考核。

问题在哪呢?空竹问道。

云翼沉思着猜测道:可能是金属配比不对。民间的锻造配方跟百器门指定有不小差距。

我去找周笑峰,他应该知道。空竹说着话就要离开。

云翼拦住他,他知道也不会讲,那是百器门的机密。一个门派要延续,指定会严令门下弟子保守门派机密,甚至还有反制手段。

那怎么办?空竹担忧起来。若是自己炼制的兵刃难以经过考核,就没法进入内门了,想进一步的学习炼器技艺只能是奢望。

云翼沉思了许久,向老财迷提了个问题,你能判断出矿石的年份吗?

老财迷摇头,我哪有那个本事。再说也用不到啊,你之前炼制的短刀已经算是极品了,街上的店铺也未必能搞出来。

云翼再次沉默了。

好的兵刃,他的确见识过,像是水不寒他们运用的飞剑。秘纹术都不能将其斩断,定然有特定的炼制法门。

空竹也想到了这点,师兄,内门弟子使用的飞剑为何能加入器灵呢?器灵在里面又是如此活下来的?

云翼看向他,隐约的明白了。

兵器并不是单纯的东西,反而越单纯越不牢固。世间永恒不变的东西是规则,最强悍的也是规则。

若是把规则铭刻在兵器上,岂不等于多了天地的保护吗?

云翼想通了,也糊涂了。

天地规则玄奥多变,该在兵器上铭刻什么规则呢,又该如何铭刻呢?

天津心血管内科医院哪家好
杭州丽都白癜风医院治病怎么样
贵阳的癫痫病专科医院
上海看癫痫病需要多少钱
河南治癫痫病医院哪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