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一家人合作一定成功

2019-11-09 06:46:2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一家人合作,一定成功”

林天琼祖籍福建,台湾淡江大学美国研究所法学硕士,是台湾第一位进入伊拉克前线采访的电视主播现任东森亚洲台总,深谙两岸经贸文化事务,固定在东森亚洲台《台商即时通》栏目中解答两岸观众来信;也常常出现在政论性节目中,解读时事风云今天,林天琼做客本报对话台湾名嘴栏目,讲述他的两岸情缘

首位现场报道伊战的台湾

大使馆为我开出“身份证” 记:当年您作为台湾第一位进入伊拉克战场的主播,从战场上发回了很多珍贵的报道,也让很多台湾观众开始认识您,对于那段战火纷飞的日子,您印象最深的是什么 林:那一段经历我至今受用而我的这一段经历,与大陆媒体同行也是直接联系在一起那是在1998年的时候,美国发动对伊拉克的袭击之前,当时我在约旦安曼,和其他所有媒体同仁一起,等待进入伊拉克的最后几张签证但台湾都没有拿到签证,后来我就想办法与安曼的中国大使馆取得联系,请求他们帮忙,证明我的身份,然后真的顺利拿到了那珍贵的“通行证”其实当时我并没有抱很大希望,就是有了中国大使馆的“身份证明书”——“这是中国台湾省的同胞”,我才得到进入伊拉克的签证,而其他很多媒体都被拒绝了,我当时真的是欣喜若狂啊 :进入伊拉克之后,采访开展得顺利吗 林:进入伊拉克后,一开始采访并不顺利,因为我不会阿拉伯文,只会讲英文,但凑巧的是,我又遇到了新华社驻伊拉克的,后来整个采访过程,都是靠这个新华社的帮忙,我顺利应对了很多事情,那时候,我每天都要和他碰面,真的解决了很大问题 在那样战火纷飞的大环境下,同胞之间的情谊就显得更加珍贵大家同文同种同血缘,讲的语言都是一样而且在一个完全陌生的领域里,看到和你一样黄皮肤黑头发的人,感到由衷的亲切一开口就是普通话,那种激动的心情难以形容在中国大使馆、新华社同仁的帮助下,台湾观众才有机会看到台湾自己发回的报道在那段时间里,我可以说是“如鱼得水”,采访都挺顺利的母语交流是最幸福的事 记:在那样一个战火纷飞的环境里,您有没有感到害怕的时候 林:害怕肯定是有的,现在离那段日子大概有十年了,我的记忆还是非常深刻,它为我积累了很多采访经验,其中,安全是最关键的 举例来说,为了应对不测,我记得有一次,我从约旦出发到伊拉克,是半夜坐车,而司机只会说阿拉伯文,我与他根本不能沟通,又怕半夜在路上遇到危险,所以我只好写了一张纸条,塞在自己的口袋里我在纸条的正面用英文写着“请联络中国大使馆”,再请旅店的人翻译成阿拉伯文,写在纸片的背面我当时就想,要是在半路上遇到了麻烦,我就可以把这张纸拿出来,那阿拉伯人就可以看明白,起码会对自己有些帮助,这是当时我所能做的自我保护的唯一方法不过这纸片最终没有派上用场,但这应该是一种行之有效的方法,不管在那里,出门采访,一定要注意安全 记:这种采访经历对您今后的工作有什么影响 林:在一个陌生的环境中,在你的语言完全没有办法发挥的时候,你结识了一个自己的同胞,可以与他用我们的母语交流,你会觉得他是你最好的朋友,你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整个过程我都得到大陆同胞莫大的帮助,到现在我也很感激他们这也更加深了我对大陆的情感归宿,经历了那么多纷扰,我切身体会到:无论何事,一家人合作,一定成功

马英九被建议修改个性

记:马英九的特别费案是现在台湾媒体关注的焦点,作为一个媒体专业人士,您觉得现在公众最关心的是什么这个案件将会怎样发展 林:现在这个案件就是要看“台北查黑中心”怎样来侦办了,检察部门是否会起诉马英九,关键在于到底是马英九的部属在违规,他不知道,还是根本就是他在默许部属违规呢这样发展下去,对于马英九一定会不利的马英九一直在把自己的标准提得很高,这样就必须要很谨慎,而且其周边的同仁、部属也要完全配合,他们有一点差错,就会把马英九拉下水的,这也是国民党最担心的一个问题 记:前一阵子是倒扁,现在又是打马,台湾政坛风云变幻,您认为一般民众会有什么想法 林:台湾民众其实还是“信者恒信”,不信的人照样还是那样的就算马英九出了这样的事情,但是大部分的民众对他本身的人品还是比较信任的但现在从台湾媒体的报道中,大家看马英九的态度已经有了微妙的变化,虽对他的人品、操守没有什么疑问,但大家都会觉得,这样个性的人并不适合在台湾政坛所以一直都有人在建议他要修改个性,不能都是一天到晚只顾自己,而不顾别人,以自己为出发点,认为“我做得到的话,所有人都要和我一样也都做得到”,这肯定是不太可能的 记:最近这个阶段好像陈水扁没有什么烦恼了,您认为他能就此脱身吗 林:你可以从台湾媒体看到,最近确实陈水扁变得很轻松了,但是这毕竟是短暂的按照民进党过去采用标准就是只要是被检察官起诉就要被停权了,甚至是只要一侦办就要被党内停权处理,但是现在对陈水扁却不是这样,那民进党内的标准到底是怎样的他们所标榜的那些东西,早就被民众否定了,根本就是因人而异,没有公平可言,这样的政党,很多中间的选民早就不信任了

“两岸情结”导航“事业之舟”

长期积累成就巅峰 记:是您与大陆同胞的“战火情感”促使您成为东森“两岸”的“掌舵者”吗 林:其实早在这之前,除了我自己的所学之外,在“两岸”这一部分我也是涉猎很多 我第一次到大陆是在1989年,就是到厦门近几年,自己也多次去大陆,并且开始有意识拓展自己这方面的视野、知识积累等,这也就更加坚定了自己从事这一条路当然,伊拉克战争的积累,以及我与大陆同仁的良好互动关系,使我能够更好地胜任现在的工作 在台视当主管的时候,在我的努力下,台视曾经在大陆设立了采访点,这也是当初台湾无线电视台的创举现在我到了东森集团,我这份大陆情感得到了最好的平台来发挥,可以让更多人来分享我的两岸情结,这也符合现在台湾大部分民众的要求 记:到伊拉克求助中国大使馆、在台视期间到大陆设点采访,您认为您是一个敢于“吃螃蟹”的人吗 林:我是一个很习惯用中华文化传统来思维的人,这也是我有这么浓厚的两岸情结的原因吧一般在执行某个决定之前,我都要经过深思熟虑,有一些事情,是因循过去的思考模式,临时应变想出来的办法,如伊拉克那件事情,还有在北京设立台视“驻地”,或者是到东森来工作,这都是过去长期的经验累积,要让自己人生的每一个阶段过得更加有意义媒体要守卫好中间立场 记:每有大事发生,各媒体也是把自己的能量发挥到最大的余力,您觉得东森在政坛竞争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呢 林:台湾的观众有一个很重要的特点,很多都是顺着自己的耳朵去看电视,尤其是政治性节目支持蓝营的,就要去看骂陈水扁的节目;支持绿营的,就要去看骂马英九的节目,所以现在台湾很多电视台的色彩太明显,也是为了要争夺基本派的收视率比如,最近马英九是焦点,但偏蓝的媒体都还是在骂陈水扁,前一阵子陈水扁是焦点但是偏绿的媒体火力集中在蓝营,这其实就造成很多台湾观众根本就不看电视了,同样也造成很多中立的电视收视率下降 实话说,最近我们东森的收视率就不是很理想,因为我们在坚持尽量做到平衡报道,观众终究是会回到中道的立场上来的,我们希望把双方的意见都呈现给观众,让观众自己来判断 媒体最重要的是要守护中立性、监督性,让观众自己去思考,在报道或者是评论中去说谁好、谁坏,这都是没有意义的马拉松使我成为“厦门通” 记:不久前,厦门马拉松被评为中国的十大赛事之一,而今年您是作为厦门马拉松台湾方面的嘉宾全程用闽南语解说,你对厦门马拉松印象是怎样的 林:厦门马拉松是在今年3月份举行的,当时,厦门方面正在寻找能用闽南话直播赛事的台湾主持人,希望我们东森这边支援一下而我本身祖籍就在福建,闽南话很精通,过去也曾用闽南话报、解说时事,解说体育赛事,我也没有尝试过,也很想尝试一下第一次做客西岸向东岸的观众解说马拉松,这是终身难忘的新鲜经历 而对于厦门马拉松跑步现场,我到现在脑海里还时常浮现当时比赛的情景为了这一次与厦门的合作,我详详细细地把整个厦门的风光、历史都做了很系统的了解,可以说我是一个很地道的厦门通通过这一次直播合作,我们与厦门建立了很好的互动关系,双方很多合作项目都在积极开展(台海 张燕娟)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