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仩海翠湖天哋二期月底预售奢侈品市场和消费

2020-02-14 12:00:4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1.外来媳妇面临就业窘境

所谓“外来媳妇”是指配偶为上海户口而本人暂无上海户口的外来女性。据统计,近年来配偶为上海户口的外来女性的人数逐年增加,已由1998年的1.03万人增至2002年的1.88万人。据上海市第五次人口普查的统计数字显示,目前配偶为上海户口的外来女性的总人数为115042人,其中绝大部分来自外地农村。她们暂无上海户口,又没有工作,家庭普遍比较贫困。

2003年底,上海慈善基金会对市内5个区、7个街道的“外来媳妇”进行了抽样调查。发现在被调查的1599人中,家庭享受低保的占21%;没有工作的占48.2%;打零工的占28.3%;49.2%的调查对象就业欲望迫切;没有参加过培训和想参加但没有钱的分别占60.9%和33%。调查对象中身体健康的占74.5%,来沪时间10年以上和5至9年的分别占32.6%和45.7%。另据上海市慈善基金会对帮困求助对象的统计,有近1/4的困难家庭是由于女方是“外来媳妇”又没有工作造成的。这些“外来媳妇”由于没有上海户籍,不能享受补贴的培训,加上本身文化程度偏低、缺少技能,很难找到工作。李霞就是她们这些普通外来媳妇中的一员。7年前,她辞去了故乡白衣天使的工作,远嫁上海。她自称:我庆幸嫁到了上海,有幸成为1名上海人的媳妇;但庆幸之余更多的是困惑,由于初到上海的喜悦已逐步被现实的碰壁所淹没。

她说:“作为一名外来媳妇的我,曾为找工作四周碰壁,遭受为难。”虽然曾经学过专业的护理课程,也在故乡的医院里有过丰富的护士经验,但是作为一名暂时还没有上海户口的“外来人员”,要做回自己的老本行是何其之难。“我没有户口,只能做临时工,享受不到正式工的待遇,见人矮三分。”好不容易找到一家医院,开始工作的李霞依然遭受着被“排斥”的为难。虽然她每天任劳任怨、勤勤恳恳,但仍然无法排解内心的焦虑和耽忧:“我一直提心吊胆,就怕那天医院领导会对我说:‘小李,你表现不错,但我们医院人员充足,不需要你了。’这时候我该怎么办?!”曾有的无奈与无助尽在李霞脸上。

李霞只是上海超过11万的外来媳妇中的普通一员,当年的“外来妹”、现在的“新上海人”中的绝大多数都面临着这样的窘境。30岁不到的小王1993年来到上海,在服装厂里打工,1999年成了1名上海媳妇,然而却由于家务缠身又缺少技能,始终没能正常上班。为了照顾家庭,小王曾斟酌过做钟点工,却苦于没有上岗证书,而雇主对雇用“外来妹”也比较谨慎……“所以我就一直在家里呆到现在。”小王快人快语,“不过现在有机会了……”

2.基地报名点人头攒动

据当地媒体报道,2月17日,上海慈善基金会“万名外来媳妇就业技能培训项目”的消息一见报,就引发了诸多外来媳妇的关注。一家刊登这条消息的报纸,当天的零售全部售罄。负责组织的上海慈善教育培训中心和12个培训基地的咨询、报名不断,有的培训机构一天竟接到近200个。她们有的是公婆带着媳妇来的,有的是丈夫陪着妻子来的,报名场面甚是感人。仅仅几天,报名的人数就超过了4000人,已几倍于首期计划人数。上面提到的李霞和小王就是她们当中的一员。

今年春节,李霞从上看到上海好事服务技能培训中心开办母婴护理班的消息,顿时眼睛一亮;其后,她又被破例“蹭”听了一次培训课。第二天她就把自己的感受告知了小姐妹们;经大家商量后,她们八个人一起报名参加培训,有幸成为上海慈善基金会万名“外来媳妇”培训项目的第一批受益者。

主办单位称:对“外来媳妇”展开必要的就业培训可以使她们提高素质,学到一技之长,增加择业能力。她们有了一份工作,家庭就有可能摆脱贫困。这对减少帮困低保资金的支出,对保持她们家庭的稳定和社会的安定,对提高在上海的外来人口的素质,减缓上海市慈善基金会的帮困压力都有积极的作用。

据悉,“万名外来媳妇就业培训项目”今年首批推出的有家政服务员、电梯操作工、护理工、母婴护理员、伴老服务、餐厅服

务员、客房服务员、抽纱刺绣布艺、绒线手工编织、保育员、缝纫工、点心师、美容师、美发师、商品营业员、电子收银员、办公自动化、创业培训、电子设备装接工等19个培训项目。今后还将根据市场需求不断增加新的培训项目。凡有就业愿望、有劳动能力、配偶为上海户籍的生活困难的45岁以下的外来媳妇都可报名参加培训。

3.外来媳妇学做“新上海人”

2月27日,“万名外来媳妇就业技能培训项目”举行了开学典礼。上海市慈善教育培训中心、好事服务技能培训中心、惠禾科技职业技术培训中心、静安区业余大学、申伦职业技术学校、上海市女子实验函授进修学院等12个培训机构被授与了外来媳妇培训定点单位的铜牌。这12个基地的课程将陆续开讲。

3月4日,当地来到位于杨浦区的一个培训基地。偌大的教室里,整齐地坐着60名外来媳妇。已快接近下课的时间了,她们还是齐刷刷地看着老师,有些还拿着笔在本子上记录着,那好学的劲头一点都不亚于刚进校园的学生。

据工作人员介绍,这是该基地展开的第一个培训班,内容是“家政服务员”。第一批培训的专业内容包括理论和操作两个部分。做“家政服务员”除一些基本的护理知识、家电维修和保养理论以外,还包括插花、烹饪、家庭护理等技能实践的课程。除专业课,还安排了一些法律常识课和礼仪等课程。到基地采访时,正逢在上法律常识课,老师正在讲述1案例,通俗易懂的教学语言和幽默的说话方式使得课堂里时不时爆发出一阵阵愉快的笑声。

3月16日下午,上海长宁区科技馆内,一个由来自17个省市的140名“外来媳妇”组成的特殊的培训班开学典礼正在进行。该项目主要是进行家政服务员、客房服务员的岗位培训。引人注目的是,除老师和学员外,万豪虹桥五星级大酒店和安得利家政服务公司两家用人单位,也派出了代表出席会议。值得一提的是,此次免费培训后,所有参加培训的外来媳妇将有机会被推荐到用人单位。据上海市慈善基金会初定,约有40%以上的学员将直接走上岗位参加工作,这1举措是以往所没有的。

4.让她们由社会的包袱转变为生产力

上海市慈善教育培训中心副主任徐本亮告知:展开“外来媳妇”培训,与上海慈善基金会“安老扶幼,助学济困”的主旨有关。助学扶贫就是对有劳动能力的人,通过对他们的培训,让他们掌握一技之长,通过帮助就业让他们摆脱贫困;这类慈善教育的主旨,改变了传统的简单的给钱、给物的慈善理念,是变“输血”为“造血”。我们认为上海是一个国际化城市,其慈善事业虽起步较晚,但应与国际现代慈善理念接轨。

我们之所以成立慈善教育培训中心,主要就是提高受助者自己的造血功能,让他们由社会的“包袱”、“消费者”,转变为一种生产力,成为社会财富的创造者。因此,从1995年开始,我们对下岗人员、失业人员、残疾等社会困难人员展开了各种社会技能培训,以增进其就业。

从1997年开始,我们进行了万人慈善教育培训,1998年也重视再就业培训,开始斥巨资进行该项培训;之后,我们培训中心做没有做,但又有社会需求,能增进就业的项目,为抬遗补阕。我们进行了电梯操作、棒针编织、母婴护理、伴老服务等未纳入资助范围但又有社会需求的项目,投资共1000万元,培训了3.7万名学生,其中50%通过培训就业。

在此进程中发现有些外来媳妇也想参加培训,但她们没有上海户口,因此既不能享受补贴,也不能享受慈善基金会的慈善培训,成了一个没法照顾到的“死角”。而我们认为,从中央到地方非常重视关注外来人口的就业服务和管理,尤其上海有300万外来人口,对改革开放做出了巨大贡献。“外来媳妇”已是上海的一部分;因此,她们的就业、素质也关系到家庭的稳定、社会的稳定及全部上海的人口素质。上海要融入全国、服务全国,就应当关心“外来媳妇”的素质和就业问题。2003年10月,中心向领导提出了展开对“外来媳妇”培训的建议,他们立即表示进行调研,只要结果显示确有需求,就可立项。在其后一个多月内,我们前后对5个区、7个街道、1600名“外来媳妇”进行了问卷调查,结论是该培训很有必要和意义。

5.授外来媳妇以渔而非鱼

上海市人大常委会科教文卫委员会主任委员、市慈善基金会副会长夏秀蓉说:常言道,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意思是说,传授捕鱼的技能比送鱼更解决问题。一样,对目前家境还不怎么富裕的外来媳妇来讲,只有掌握了必要的知识和技能,才能提高择业的竞争能力,加快就业上岗的进程。希望参加培训的学员,能珍惜这次来之不易的机会,美满完成培训任务,尽快融入开放的上海社会当中。

上海市慈善基金会另外一名副会长万明认为:这次“万名外来媳妇就业技能培训”是上海市慈善基金会适应新形势的需要推出的一个全新的慈善实事项目,慈善事业要做党和最关心、困难群众最需要的事情,配合做好外来人口的就业管理和服务工作;它是保护社会稳定的重要举措。外来媳妇是新上海人,对她们进行就业技能培训,是我们的分内事,衷心希望有更多的外来媳妇迎着阳光走上就业之路。

中心事件

上海是一个具有大量外来人口的城市,其中有那末一群特殊身份的人―――外来媳妇。近年来,配偶为上海户口的外来女性人数逐年增加。据2002年11月上海市第五次人口普查的统计数字显示,配偶为上海户口的外来女性的总人数为11.5万多人,且这个数字还在不断增加。她们中相当一部分人来自外地农村,无上海户口,很难找到工作;又因为自身文化程度偏低,缺少技能,不能享受补贴的培训,所以只好长期呆在家里。如何安置好这一部分人的就业,解决其家庭的贫困问题就摆在了人们面前。

据《解放》报导,最近上海市慈善基金会设立了“万名外来媳妇就业技能免费培训”项目,计划在2至3年内,投入500万元,对1万名外来媳妇进行就业培训,并先期与有关用人单位接洽上关系。消息传开在社会上引起了很大反响。

肩周关节酸痛的原因
怎么治疗手麻脚麻
痛风不能吃的食物
宝宝消化不良拉肚子
小孩脾虚吃什么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