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青帝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绸缪上

2020-01-29 17:27:0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青帝 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绸缪(上)

“那不一样。”

叶青终于感觉她状态有点奇怪,略一沉吟,问:“殿下……您有事要和我说?”

“让你看出来了……”

女娲有些郝然,手指山下熙熙攘攘的将士,回首问:“大家都变得很不一样了……以前没有青制,没有工业,虽热情,但还没到现在这样程度……我想问问叶君准备将带往何方?”

叶青沉吟着,不知如何作答。

女娲看着他的眼睛,说:“革命,湘州一次是意外,第四汉帝国演化,筠州又一次,就是第五汉帝国了……你准备在布种天下前,一个个下土竞争对手王朝消灭过去,甚至和蔡朝争夺下土主导权?”

她说完这句,突明白了自己刚才那种奇怪情绪,多年来和这男人一路携手与共,感情上某种特殊情愫在阻滞自己深入探问,但理智上危险征兆在警告,她必须忠于自己的道路……

自己不只叶君这一个族人,圣约虽解去不成束缚,关心还在。

一时感觉手心沁出汗水,湿漉漉的仿佛她此时纠结心情,希望对方给她一个回答,又害怕听到这回答。

叶青知道她道路和成长息息相关,原以为她肯定是心中高兴,但这时听出隐忧,不由心忖这是女性天然的谨慎,还是说……

“娲皇曾暗面圣人之时,有过什么预感?”

“是……在我推演中,在这种状况其实很危险,我本以为是一两百年后会达到,现在来得真快。”

银色月光里,女娲压下心中的复杂情绪,眸子静静望着面前这个传奇男子:“欲使人毁灭,必先使其疯狂……这句话还是叶君教我,你……现在是如何想的呢?”

她很希望得到一个解释,又害怕听到相反的回答。

大约是过去为帝女时特殊默契情愫的延续,私人情感在阻滞自己的认知……终在害怕对方会给出一个,两难选择

叶青还是看出了她心思的杂乱,若有所悟,说:“你是担心我道路走到这一步,是要以将带向辉煌、而最终灰飞烟灭作自己登高的踏脚石?”

“不……我没怀疑叶君用心的意思。”女娲脸色微红,连连摆手,轻声说:“只是怕你也……”

“怕我也失控了,对么?”

叶青搓搓自己脸颊,心忖优秀的女人果都懂得在男人最得意时劝阻,这番话冬日里一盆冰水泼下,他终意识到对方是认真,刚才的自喜不由冷下来。

“其实……我很早就想过自己要做的一些事。”

“冒天下大不韪明娶惊雨、恨云的时候想过,推广叶火雷的时候想过,建立道法工业社会的时候也想过,而以国野体系布种天下的战略,不仅仅是为殿下复苏力量,也是此前道路的延续……我的所为,局部或会引得人道惯性反噬,但总体应该是符合世界对外域战争利益……”

“如果说上一次湘州转生是巧合的顺水推舟,这一次我确实有意而为了还记得我跟您说过,下土湘朝末代皇帝背叛本域,试图投靠外域改换天命的事情么?”

女娲听着怔住,拽紧的手掌松开,心中蓦轻松下来:“叶君是说,那一次背叛和惩戒只是预演?”

“嗯,张角那家伙比较蠢,我还得感谢一下他启发了我……不是要暗面革命,争夺天命么……那这天命之争,如果我也来争一争呢?”

“要革命,就让来革命……用革命来对付革命,谁正义、谁崇高、谁先进,其实归根到底是谁力量大,您相信青制的力量么?”

青制的这些年变化,女娲是体会最深,点首:“我自是相信这力量,只是……”

“不用只是……在和平的天地局面,力量增长不是第一需要,我们不出两百年就会让天庭镇压,将新生族群的气数抽取,虽会留给我们一点,但等于是收割了果实,打断了脊梁……而且还大公无私,让人无话可说――天下不是你一家的天下,天庭身四方万藩之主,要保持公平和平衡。”

“但现在?”叶青说着笑起来,目光冷冷:“对抗外域的力量,是第一需要,我偏就携寇自重了,看谁更先进,看谁更能给暗面的子民一个希望――是青制工业,还是天外王师?”

“我相信世界会做出选择,必然的选择。”

女娲静静听着,点首,她并没有让叶青这一席话就说动,依旧觉得前途风险莫测,但得知叶青是站在自己这一面,这些风险就可容忍了,她熟悉这种袍泽间背倚而战的安全感,又有些不好意思起身:“我刚才说了很多奇怪的话,叶君不要介意。”

“没有关系。”叶青摆摆手,想到了她刚才一语双关的问题,回答:“我们一直为自己活着,没有伪装,也不存在伪装得忘记了自己,这立场在哪里都行得通。”

“嗯。”女娲轻轻颔首。

“增了这个筠州洞天和这个远鲁郡,但受到战火,无论是洞天还是郡内,都折了三成以上”

“只能算是虽不无小补,杯水车薪而已……”叶青眼神幽幽,就见一郡气数本带着土德气息,溪流是红色带点黄,交割给自己后,有些气运散去,更多化开,变成白红之气,支流一般汇入汉国。

又有丝丝红气,向自身涌来,叹着:“而且还得派出官员,检查田亩,整顿吏治,甚至派兵保护,才能民心归附

女娲这时抿嘴笑着:“叶君太虚伪了,一郡气数事关数十万军民,已经非常不错,只是叶君这时实在位高,才感觉不到。”

“想当年,叶君图谋一县时,都为之欢呼。”

“此一时,彼一时。”叶青厚着面皮说着,有些感慨,的确,当年夺取一县一郡时欢喜还在眼前,可眼下多了一郡,不提整个汉国,单是个人,丝丝红气入内,转眼就变成了黄气,又变成了一丝青气。

在总数上,不提微不足道,也是杯水车薪。

可就是这样大的量,离晋升地仙还有差距,叶青不由幽幽看向远处――应顺便派这第三化身,巡查下这湘州洞天的下土,看看这地下帝国,演化的怎么样。

这才是进一步计划的根基。

湘州下土

太学院很年轻,在帝国新建时才建,可占地面积之大,内有连绵学舍,风景优美,还有一个湖泊,环境极妙。

天空,叶青从下俯瞰整个帝都,在他的瞳孔中,清晰闪现出整个帝国的龙气。

只见以帝都为中心,新划分的十七个州,分步在大地上,将整个大地大半龙气聚到帝都。

叶青看了帝都上,平常人肉眼不可见的黄气,嘴角露出一个笑容:“不错,让我看看历史。”

灵犀返照神术之下,一切都徐徐展开。

新汉元年,叶青大败朝廷后,刘真称帝建朝,开始运作青制。

三年,推平南方,和朝廷胶着,四年攻破帝都,基本统一中原和南方,刘真个人深青,龙气红带白

五年,完成统一,刘真个人深青带紫,龙气转成了红色。

十年,刘真个人淡紫,龙气微黄带红,工业发展。

十五年,刘真还是个人淡紫,龙气还是淡黄带红。

到现在,已经是三十八年,个人紫色,龙气淡黄,略浓郁。

滚滚淡黄龙气,汇集到了帝都,就成了金黄,而在中枢之地,已有郁郁葱葱的淡青之气了,而皇帝个人淡紫。

叶青若有所悟,第一次工业革命前,龙气上限就是淡黄,而蔡朝有着一些仙道工业,才有红黄气。

这次下土,不再从新从头自己来,直接进行工业,可三十年,龙气也不过是淡黄,略浓郁。

地球上第一次工业革命完成,龙气接近正黄,在这个世界,也差不多是仙道工业的极限。

或等这个世界结束,正巧抵达黄色。

“可惜了。”叶青叹息。

淡青制,如果不配合生产力,国祚一般在400―550年上下,可能更短,纯青制则500―700年上下。

淡青制配合生产力,国祚会在ru0以上,一千年左右上限。

纯青制配合生产力,国祚千年以上,已有的目前认知,要亡国要看未来几次世界晋升的变数,如果没有这变数,国祚可能更长。

这样的制度,空前绝后,有点夸张的话,就是:“此制胜过以往诸制多矣,不逢大变,几可万世不易”

按照这世界的仙道工业水平的配合,一千年左右国祚基本可稳定。

完全超过红制百五,黄制三百。

可惜的是,无论是应州下土,还是湘州下土,都只完成了一部分,没有完整的演化。

“要完整演化,或要别开辟基地。”叶青想到这里,目光不由看向东荒的方向,又想着:“此制完整演化,胜赤德黄德多矣,必会导致青德领导人道洪流。”

“这样的话,别的四德帝君,会怎么样想呢?”

“这是本体的事,甚至是青帝的事,我又何必多考虑呢?”这个叶青想了片刻,突是一笑,幽幽看下地面。

“就算现在的时间,其转化黑水也是倍增,湘州下土黑水已经出现凹处,到时能阳化出来的,或没有应州多,也不可小看。”

“到时,根基就更稳了。”

宝山区大场医院
乐山市人民医院
云南最好的治疗白癜风专科医院
聊城儿童牛皮癣医院
贵阳专门治牛皮癣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