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刘亚洲上将大作控制西部就能叼起全部地球

2019-12-07 02:43:2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刘亚洲上将大作:控制西部就能叼起整个地球

中国西部是一个伟大的空间。向西,不仅是我们的战略取向,而且是我们的希望,乃至是我们这一代人的宿命。优异的地理位置(接近世界中心)给了我们强大的动力。我们应当把西部看做是我们前进的腹地而不是边疆。

新时期的“塞防”与“海防”

一百多年前,清代内发生了一场大争辩:要海防还是要塞防?当时的形势是:西方列强屡屡从海上打击天国。到了1874年,甚至新兴的“弹丸小国”也借“牡丹社”事件为由发兵台湾,而在此前的1871年,沙俄刚刚借阿古柏入侵新疆之机以“代为光复”为名占领军事要地伊犁。于是,到底是“海防”重还是“塞防”重的争议,在以李鸿章为首的海防派和左宗棠为代表的塞防派之间展开。这场大争论,不但将地方封疆大吏纷纷卷入,亦将朝中清流和满清宗室卷了进来。

海防派的观点是,近几十年来

,外敌入侵皆自东南海上而来,尤其新突起的日本将来祸患必甚于沙俄,按照江苏巡抚丁日昌的说法是,俄人对我“不过得步进步,志在蚕食,不在鲸吞”;而倭寇待我则“志在鲸吞,而不在蚕食”。

而左宗棠则认为:中国的山川形胜,皆起自西北。弃西部即弃中国:“是故重新疆者所以保蒙古,保蒙古者所以卫京师。”左宗棠塞防的逻辑比之李鸿章一派的逻辑更清晰严整,打动了最高决策者慈禧。遂有左宗棠舆榇出关,湖湘子弟定天山的历史壮举。

对当年的“海防”与“塞防”之争,今天的历史通常完全站在左宗棠一边,毕竟“历史不会谴责胜利者”,而坚持“海防”的李鸿章却因在后来的甲午海战中一败涂地,一百多年来承担了太多的骂名

,以致他的名字长时间成为投降派和卖国贼的代名词。

不过,如果重新审视历史,对当年的“海防”“塞防”还能做另外一番假设的话,也许后人的评价又会不同。左宗棠征西期间,每一年军费超过1000万两白银,相当于清廷当时1/6到1/7的财政收入。即便有红顶商人胡雪岩的大力襄助,清廷维持高昂的战费仍然力不能支,被迫大把大把向西方银行借债。左宗棠征西,不算平定之后的维持花费,仅战费保守估计就约在3000万两白银以上。

这笔钱若花在海军建设上,它足以购买20艘定远、镇远这种亚洲第一巨舰。以当时日本的国力,即便北洋海军再腐朽,日本人再玩命,在压倒性的物资气力对比面前,也不会出现甲午1战,北洋水师全军覆没,中国赔偿2亿两白银、割让台湾的悲剧。

是否是可以这样说,满清打赢了收复新疆之战,但输掉了决定国运之战?

但是,历史不可假设。以当时满清的眼光,这笔钱不花在急需的新疆上,也不会全部花在添造舰船上,虽或可多保持几年对日本的海军优势,但甲午一战极可能只是推延10年或20年爆发。尤其是,李鸿章当年认为,新疆即使收复,不过是“徒收数千里之旷地,而增千百年之漏卮已为不值”。当年的西北的确是“漏卮”之地,收复新疆后,每一年需从内地协饷几十万两方才得以维持当地军政系统的正常运转。

但是,谁能料想,“漏卮”之地的黄沙下,居然埋着今天急需的黄金呢?

在今天,新疆之于中国,远不止地缘上巨大的安全缓冲,其无可替代的能源地位,对中国的能源安全具有极高的战略地位。尤其是,新疆是一块极为重要的战略跳板:新疆西部陆路与中亚地区接壤,南部出巴基斯坦海路可直达印度洋和霍尔木兹海峡。

如果能最大限度发挥新疆的地缘优势,将中东和中亚—里海地区的石油天然气通过新疆输送到中国内陆地区及其港口,则可避开传统海运路线上马六甲海峡这个易被人控制的咽喉。中国新疆地处亚欧大陆腹地,扼守新亚欧大陆桥的咽喉地带,是连接中国与中亚和中东各国最为便捷的陆上通道之一,也是利用周边国家资源和市场最为便捷的省区之一

。如此突出的地缘优势,在当代世界各大国中都少见。

所以,今天的中国,仍然面临着一场新时期的“海防”与“塞防”的选择:,我们必须回答一个问题:新世纪中国的战略侧重点究竟是“东急西重”还是“东西并重”,或“东缓西急”?

:飞越太平洋

济南白癜风医院尹秀莲
新乡整形美容手术
乌鲁木齐哪家医院专治癫痫病
石家庄治疗癫痫病那家好
深圳医院那个看的好妇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