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历史的尘埃剿匪下

2020-01-26 12:25:0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历史的尘埃 剿匪(下)

希力卡刚才那一句出手的话声音并不小,足够让前面那两个还没出手的人也听见。这两人一个是看起来有些痴肥的中年人,一个是八个人里面唯一对希力卡要求金币的年轻人。中年人若有若无地叹息了一声,取出了个古怪的头盔带在了头上,年轻人则拔出了剑。

中年人的头盔是一个栩栩如生的狼头模样,看起来似乎就是一个刚刚才砍下来的狼的头颅,连那一双眼睛里都闪着绿油油的光芒。中年人戴上狼头头盔,低声吟念着咒文,全身开始微微地颤抖,在颤抖中身体也在逐渐变形,逐渐变得高大雄壮,骨骼也发出嘎吱嘎吱的古怪响动,裸露在衣服外的皮肤赫然长出了长毛。转眼之间,他就从一个痴肥普通的中年人变成了一只几乎和希力卡一样高大的狼人。

“德鲁依?”除了希力卡以外的人全都惊讶无比。这个神奇的团体早就在大陆上消声灭迹百余年了,这些和精灵一样亲和自然,崇拜自然之神的人类拥有独自的魔法体系,其中最神奇的一种就是可以变化为各种动物。不过这些自然的信徒们和远避人世的精灵不同,他们更不遗余力地劝说别人加入他们的组织,阻止任何人破坏森林和自然,甚至不惜动用武力,无论是砍伐森林开垦农田或者是开矿都是如此。

对于这样极端的活动方式和信仰没有哪个执政者会喜欢,而教会更是将其视为眼中钉。经过长年累月的抓捕,排斥,清剿,这个团体几乎已经在大陆上绝迹了。想不到在这个盗匪聚积的地下室还能够看到一个。

女骑士自然也看到了这个男子的变化,惊讶之后,她突然蹲下,单膝跪倒,将剑身挨着额头。

包括希力卡在内所有的人都怔住了。在这剑拔弩张一触即发的气氛下,这个紧张的焦点人物居然会有这样的举动。有几个紧张过渡的盗贼连忙双手遮头蹲下,以为这是什么古怪大招的架势。

“感谢主,不只让我在这里将这些邪恶之徒一打尽,还能够让我在这里见到漏的异教徒。让我以这些魔鬼信徒的血来洗涤我的剑和灵魂,增添主的荣耀之光吧。”女骑士的声音和表情都虔诚而认真,如同真的在教堂中祈祷一样。面前这一百多埃拉西亚最凶悍的盗匪,随便一个的名字都可以用作吓唬小孩的凶人,在她眼中比一群老鼠还不如,连戒备的必要都没有。

盗匪们自然也感觉到了女骑士好整以暇背后的藐视,只可惜实力相差太多,连开口喝骂的勇气也没有。而刚才受伤退下的三人的脸色也更难看了。刚刚变化为狼人的德鲁依绿油油的眼里闪了闪光,嘴边的獠牙微微露了出来,喉咙里发出的低沉吼声和真正的狼人一模一样。

站在希力卡旁边的那个男子突然叹了口气,转过来对希力卡微微点了点头,说:“这女人虽然蠢了点,但是确实不大好对付。你也别掖着藏着,大家一起上吧。”

希力卡也点了点头,两人一起迈步向女骑士走去。

希力卡手中拿着的是刚才女骑士掷来的骑枪。普通骑士在马上双手才能够端平的纯钢战枪在他手里就如同玩具一样轻巧,单手一抡一抖,枪影满空飞舞,居然比正规骑士还娴熟老辣。随着他巨大身躯的每一个步伐地下室都微微抖动了一下,每一个脚步落下地面的砖石都随着迸裂下陷。不只是因为他那像熊一样的体重,更是因为凝聚全身的力量。他就这样一步一步走向女骑士,如同一座移动着的山。

旁边男子相较之下则走得无声无息,直到他抽出了背后的刀。

刀一出鞘,奇怪的嗡鸣声顿时充斥满了整个空间,刀身上暗红色的血影如同有生命一样流动,声音和那流动的颜色都隐隐带出血腥的气息。这气息并不是让人闻到,而是钻入骨髓和身体内,让人从心底里感觉到的。所有旁观的盗匪们全部打起了哆嗦。

一个稳重威猛,一个萧煞诡异,这两人结合在一起的气势就已经足够夺人之神震人之魄。但是女骑士脸上丝毫没有惧怕之色,她看着走来两人的眼光里全是居高临下的鄙夷,看到男子手中那把闪动着暗红光影的刀时虽然悚然动容。但是吃惊之后涌上脸的全是愤怒,她看着高声大喝:“黑暗的仆人。你居然敢在神的使者面前使用这样龌龊邪恶的武器,你必将为此而在火刑柱上哀号忏悔。”

“蠢货女人。”男子又叹了口气,微微摆了摆头。虽然他的表情还是没什么变化,但是语气和眼神中的不屑已经无可置疑。“哪来这么多废话。你到底是来杀人的还是来传道的?”

女骑士的凤眼陡然圆睁,怒喝一声,如同一道白色的闪电迈步前冲出剑劈砍。‘噹’的一声巨响,刀剑相交发出的声音回荡在这地下室内,所有的盗贼都捂住了耳朵。这是第一个完全架住了女骑士的一击的人。

人影骤分。虽然挡住了这雷霆震怒般的一剑,但男子也被劈得脚下一个踉跄,退了两步。

十数种白魔法,即便是加在一只老鼠身上也足够它咬死猫了,何况神殿骑士绝不是老鼠。这白魔法令她即便是在单纯的身体力量上也zhan有压倒性的优势。

但是男子踉跄之际,女骑士的身影则是跌跌撞撞歪歪倒倒地飞退,好不容易才重新站住。一脸惊怒交集的神色,随即忍不住轻咳了一下,脸色泛起一阵苍白,嘴角则是一缕血丝。胸口铠甲处有一个不小的凹痕。

希力卡的眼睛瞪得足有酒杯大小,第一次露出了惊骇欲绝的神情。他看着手上那把精钢骑士枪,那已经扭曲得不成样子了。

按照他的力量,即便手上的是一根普通木棍也足够刺穿一头犀牛。何况这一枪是他从男子说话之时就有所准备,那是全力的一枪,但是想不到结果居然只是这样。

“她身上的是光辉战甲,别给她喘息的机会。”刚被击退的男子大吼,举刀向女骑士冲去。变身成狼人的德鲁依也咆哮一声冲上。

光辉战甲。即便是魔法装备和物品堪称大陆之首的教廷中也被看作宝物,两三百年来,教会也不过只造出了寥寥几件而已。除了所用材料珍贵之极,锻造的工匠具是人类和矮人的宗师铁匠外,最难得还是他的镀魔方法。那必须是要一个顶级光明法师毕生的魔法力来完成。一般来说都是由即将寿终正寝的红衣主教在生命的最后一段时间里,将毕生的光明魔法修为转化为这战甲的魔力。这样的战甲被看作是教会的光辉,信仰的证明。

就在男子喝叫的同时女骑士的手已经抚上了铠甲上的凹痕。恢复魔法的光芒闪出,她苍白的脸色立刻转而有了血色,铠甲上的那处凹痕甚至也在渐渐复原。看到这一幕的所有人脸色都是巨变,有绿了的,有红了的,更多的则是苍白。

希力卡咒骂一声,扔下了已经成了麻花的骑枪抢过瘦小男子手上的双手巨剑也抢步冲上,剑影如山声势如雷,几乎比那瘦小男子还用得更好。但是他刚挥出两剑接下一剑后就立刻大吼,如雷声音中带着明显的焦急味和愤怒,震得上面的土块也纷纷下落:“谁******有办法把这****身上的魔法解除了。艾西司,你听见没有?”

“我听见了。但是我真的没办法啊。”艾西司真的快要哭出来了。他一直在后面就没有歇下来过,只是失败的驱散术,迟钝术之类的小法术就把他的魔力耗了个精光,现在只能够在后面干着急。

狼人德鲁依和黑衣女子还有使用拳剑的男子同时加进了战团。五人的武器卷成了一股龙卷风把女骑士牢牢地困在了里面,武器碰撞和击打在铠甲上的声音响成了一片。但是女骑士应付得并不吃力,除了对那把流淌着暗红色光影的刀还有顾忌不敢让男子直接击中她以外,其他武器几乎都不放在眼里。即便是希力卡挥舞着的那把双手巨剑她有时候都不用刻意闪避,顺势一个转身就借力就让剑身在铠甲上滑过。而她的长剑在护住头面之余迅捷如电的刺击却让其他人手忙脚乱。

女骑士依仗的并不只是那件光辉战甲。希力卡的怒吼已经说明了问题,无论速度力量敏捷还有反应这身负十数种白魔法的神殿骑士都远在众人之上,更何况那一手凌厉的剑技也是所向披靡。而女骑士的八成攻势都击中在了那持刀的男子身上,其他人这才能够勉强掺和进去。

噹。一声连绵悠长武器相交的声音,一瞬间女骑士的长剑和那暗红色的刀快捷无论地互相砍击了数十下。男子再次一个踉跄后退,几乎连刀也拿不稳了。

一声清朗嘹亮的长啸,女骑士旋身挥舞,长剑在身周化成了一片银白的光幕。希力卡和另外三人全被逼退,德鲁依收手得稍微慢了一点,三根手指被卷进了剑幕中绞得粉碎。

女骑士并没有理会这四个人,全身的白色光芒在这一清啸之中亮得空前,人剑合一带着身后的一片白色光影朝着前面正踉跄着的男子飞斩过去。

浙江中医药大学附属第三医院莫干山路院区预约挂号
保定市第三中心医院
贵州哪个医院看癫痫
郑州能治牛皮癣的医院
宜昌权威的白癲风专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