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大玄武第七十四章恩断情绝

2020-01-19 20:54:4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大玄武 第七十四章 恩断情绝

“霍二叔,看在你的情面上,叶某今天便放这畜生一马。不过丑话先说在前面,过了今日,若这畜生还敢肆意妄为,休怪叶某不守承诺,出手情。”叶天猛冷冷地扫了霍玄一眼,道。

“老夫一定会看住他,请放心,放心……”霍千韬不停点头,朝阿铁使眼色,让他先带霍玄离开这是非之地。

“爹,这狗贼害得虎弟那么惨,不能放过他!”叶凤大声道。

“住口!”叶天猛怒斥一声,对自己二女儿道:“叶霍两家恩怨,早在三年多前已经了清,休要再提!”他是好面子,如今又担任漓江城城主之位,怎会允许自己女儿在众多宾客之前,跟霍玄清算旧账。

另一边,关少白站在田归身旁,师徒二人低声嘀咕,也不知在说些什么。却见田归站起身,冷冷地看向霍玄,高声道:“霍家小子,今日算你运气,若非我徒儿和叶城主千金大喜之日,就凭你擅闯我田某府邸这一条,便让你死葬身之地。”

语气一顿,他目光转向霍千韬,又道:“霍前辈,你我岁数相差不大,可你老辈分摆在那里,田某也是对你尊敬得很。”

霍千韬连说不敢。

“叶城主不计较这小子,这是他大人有大量。不过,这小子今日闯进来,连伤我八极门数十名弟子,连少白也受了轻伤,这笔账若不交代清楚,哼,你们霍家的人今天想轻易离开,怕也没那么容易!”

霍千韬听后心中一凛。的确,在庭院外有十来名八极门弟子,现在还躺在地上。关少白这位郎官,嘴角血迹犹在,事实的确如此,霍家若不给出交代,就算叶天猛不追究,八极门这关也过不了。

毕竟,今天霍玄闹事的地方,是八极门田归的府邸。

叶天猛此刻没有表态,径直返回座椅上,一声不吭。他已经做到仁至义尽,至于八极门想怎样,他也管不了!

却在此刻,酒席首位上站出一人,笑呵呵地对阴沉着脸的田归说道:“田门主,今天毕竟是田叶两家大喜之日,不宜为些小事耽误了吉时,依老夫看,让霍家赔些汤药给你那些受伤的弟子,就这么算了。”

说话的人是驻扎漓江城的焱阳卫统领聂长风。他虽不是城主,却至少掌握漓江城一半以上的权力,话语极有分量,即便是叶天猛和田归,都要卖他几分情面。

“这老狐狸摆明偏袒霍家,也不知心里打得什么鬼主意!”田归听后心中暗骂,脸上却不敢表露半分不满,呵呵一笑,朝聂长风拱了拱手,道:“既然聂大人开口,就这么着吧!”

站在他身旁的关少白,脸上露出悻悻之意,紧盯霍玄的眼眸,在此刻充满了怨毒。

“多谢聂大人!”霍千韬朝聂长风遥遥一拜,满脸感激。后者微微点头,重坐了下来。

“还不走!”

这时,霍千韬拉着霍玄,催促他离开这是非之地。却不料,霍玄双脚如钉子般纹丝不动。

“我不走!”

此言一出,满堂震惊。一道道怀着各种情绪的目光注视而来,尽皆落在少年身上。

“婉儿,我要你亲口对我说,你为何,要嫁给关少白?”

霍玄看向身披大红嫁衣的少女,原本充满悲愤的眼眸,此刻透出一抹深深的疲倦。先前肆忌惮地宣泄,已让他头脑渐渐冷静下来。今日之事,终的结局是怎样?他已经预料。少女若是受人所迫,哪怕今日粉身碎骨,他也要带着心上人离去。但是,若这一切都是出自心甘情愿,他又能如何?

“霍玄,你给我听好了,自从三年前我们解除婚约的那一刻起,你我之间,已经恩断情绝,再半点瓜葛!”

柳婉儿坚定的话语声,一字一字在厅堂内响起,是那么绝情,让霍玄心碎。

“好!好个恩断情绝!哈哈……”

霍玄听后脸上没有想象中那么悲愤。他仰头大笑,笑自己傻,笑自己痴,为了一移情别恋的女人,受尽了他人讥讽嘲笑。

散了,断了…自己该醒了。这本就是一场梦,为何还要迷失其中!

他大笑着转身离开。那么决绝,再半点留恋。

看着霍玄离去的背影,柳婉儿面表情的脸庞,此刻,不知不觉流淌下两行清泪。

“霍玄!”

站立一旁的关少白,瞅见自己婚妻子眸中隐含的悲伤,嫉恨交加,双拳紧紧攒握,原本英俊的脸庞扭曲变形,眼眸中尽是怨毒恨意。

…………………………

不知何时,天空下起淅淅沥沥的小雨。

雨点越来越大,街上行人慢慢散去。霍玄离开田府,便像失了魂一般,在大街上漫目标闲逛。十几年的感情,说断就断,又岂是那么容易!

“恩断情绝……柳婉儿,你当真是绝情……只望你日后莫要后悔,今天所说的话……哈哈……”他抬头看天,大笑着说道,神情似疯似癫。

霍千韬等人小心翼翼跟在后面,都是一脸担忧。

“玄儿,回,回家吧!”霍千韬上前劝道。

“少爷,俗话说,天涯何处芳草。你,你可要想开些……”一向口齿笨拙的阿铁,也绞尽脑汁,安慰霍玄。

“我没事!”霍玄停止大笑,看着他们。

众人面面相觑,显然是不相信。

“我真的没事!”霍玄加重语气,脸上还挤出几分笑容,看上去,却是那么苦涩。

“我霍家正处在水深火热之中,身为霍家一员,我霍玄当以守护家族荣耀为己任,岂能为了一移情别恋的女子,便要死要活,萎靡不振!”霍玄看向面前众人,锥心的伤痛,早已被他深深掩埋,此刻,脸上只有坚强刚毅。

“好!这才是我霍家的好男儿!”霍千韬一拍他的肩膀,老脸上尽是欣慰之意。

“师弟,我们回家!”庞峰大声道。

“回家!”

这两个平凡普通的字,此刻却像蕴含穷魔力,滋润霍玄那颗受伤的心。他仰头看天,淅沥沥的雨点还在下着,不过,在那阴霾的乌云内,却有一缕金黄色的阳光,隐隐透出……

霍府。

在听完霍千韬叙说之后,许诗燕重重松了口气。“这孩子,总算没闯出大纰漏!”她轻叹一声道。

“玄儿长大了,也比以前懂事了!”霍千韬轻抚长须,一脸欣慰。

“他人呢?”许诗燕问道。

“回来之后,便去了守阙堂。”霍千韬摇了摇头,叹道:“玄儿打小便跟叶家闺女投缘,十几年的感情,说放就放,哪有这么容易,唉,真难为他了!”

许诗燕听后默然半响,突然道:“我去看他!”

“这……”霍千韬面露难色。他可是清楚,霍玄跟许诗燕关系恶劣,此刻前去,怕又会多生事端。

“我有东西交给他!”

许诗燕说出此话,也不管霍千韬,径直走出屋外,朝守阙堂行去…

元宝区七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怎么样
上海远大心胸医院朱绿绮
贵州有没有癫痫病
遵义哪里有治癫痫病的
西宁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