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天才相士第五百四十二章不破不立

2020-01-20 08:59:1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天才相士 第五百四十二章 不破不立

轰击一次接着一次,池天一身上已然满是伤口,不断有鲜血从其中涌出,整个人几乎都要变成鲜血淋漓的血人了,可林白却是依旧没有停手的意愿,这一幕看上去实在惨烈至极。

“林白,停手!”陈白庵朝着看台上扫视了一眼后,对场地内的林白重又大声吼道。

术士斗法,只分胜败,不及生死。林白此时的手段,已然是越过了那条红线。而且战胜韩国相师,和杀死韩国相师,二者更是有着天差地远的差别。战胜了韩国相师会让他们从此心无斗志,可是杀了池天一,却是要让这些韩国相师心中生出一股愤懑之意,斗志更胜往昔!

听着场外陈白庵的呼声,林白轻叹了口气。他原本也真的没有想过杀了池天一,只想借着比赛给这些韩国相师一个xiǎoxiǎo的教训,把他们心中的这尊神击败之后,便能够破灭韩国一众相师从此而后的斗志!

但林白怎么着都没想到,那夜池天一将他请到池家大院,将林白一众人真实来意探出之后,竟然提了这样一个虽然有些不可理喻,但却无疑是完美到了极diǎn的提议。

这个提议就是等到术法比拼开始之后,二人之间便必定要分出生死!遑论孰胜孰败,都必须有一个人要死!虽然刚开始林白有些诧异,但很快便明白了池天一这提议的真实含义!

那便是不破不立!池天一和他两人可以説是韩国和华夏相术界的领袖人物,这一战,他们两个都不能败!虽然不能败,但是可以死!以死明志,以死来行不破不立之事,来激励死者身后的那些人修习相术更加卖力!

这样的条件,林白自然是不肯答应。他来韩国这趟,原本谋求的就是毕其功于一役,将韩国相术界彻底击垮,使他们以后对相术失去信心。可若是池天一死了,就会起到相反的效果,也会将他之前所有的布局尽数破灭,他不想要一个上下同心修习相术对抗华夏的韩国。

但就在林白拒绝之后,池天一却是开出了让林白根本不能拒绝这个条件的价码。那就是持家老宅的茶室,只有池天一死,林白等人才能拿到这栋老宅内茶室的产权;否则,哪怕他还有一口气在,也绝不会让林白等人踏入茶室半步!

茶室之下乃是八门锁龙局的阵眼所在,也是林白一行人此次前来韩国的真正目的,这件事情绝对不能出任何的纰漏和差错!林白很清楚池天一在韩国的影响力,只要他发话,怕是韩国那些高层会冒着开罪华夏的危险,也要把林白等人驱逐出境,更不用説破掉阵眼!

所以林白只能答应池天一的条件,也只能在体育场内当着无数韩国相师的面,对池天一痛下杀手,将这颗仇怨的种子,埋,埋进这些人的内心。

“不破不立!好算计,好谋划!就算是死也要盘出这样一着大棋,着实叫人敬畏!”陈白庵看着场内仍旧不断动手的林白,长叹一声,然后缓缓坐下,再不发一言。

此时此刻,他已经清楚,今日一役之后,韩国上下恐怕在相术一道上要比往日还要重视几分,而且两国相术界之间的碰撞,必然也会成为常态化的事情。但他心里也清楚,不是林白想杀,而是他没有任何选择,为了八门锁龙局,也为了华夏,只能这么做!

“战斗!战斗!战斗!”看台上的那些韩国人双眼已经被泪水模糊,纷纷起身,挥舞着手里的太极旗,大声呼喊不停。虽然他们知道池天一已经再没有一战之力,但还是希望上天能够降下奇迹,让池天一站起身,扭转局势。

看着躺倒在地,浑身上下满是血污的池天一,林白轻叹了口气,沉声道:“池前辈走好!”

话音落下之后,林白双手印诀掐动的更加迅速,地脉龙气和天地元气汇聚的拿到太极图虚影,在他印诀的催动之下,带着铺天盖地的威势朝着池天一疾撞而去。

砰然一声!池天一的身体犹如断了线的风筝般,朝着远处的看台便飞了过去。跌落进人群之后,鲜血从他口中不断朝外吐出,其中更是混杂了大量脏器碎裂之后的黑色块状物体,双眼紧闭,呼吸停止,浑身上下再没有半分生机可言。

太极图为天地元气和地脉龙气和合而成,这一番撞击之下,早已将他撞得五脏偏离,精血流干,丹田奇经八脉尽数崩碎,神智也彻底击溃!即便是上苍真有神灵降下,又如何能够将全身上下已然成为一滩烂肉的他救起!

看台上的呼声戛然而止,先是一阵沉默,而后便是此起彼伏的哭嚎声。拥堵的人群犹如炸了锅般,朝着池天一所在的位置扑了过去,将手放在他的身上,不断念诵着他的名字。而且更有不少人,泪眼婆娑的盯着场内的林白,神色狰狞可怖,写满了仇视之意。

朝着看台上扫了一眼,对那些韩国人的仇视神情置若罔闻,林白转身朝着体育馆一侧陈白庵等人所在的位置走了过去。朝着诸人看了一眼之后,林白脸上刚露出一抹笑意,但身子却是陡然弯了下来,猛烈的咳个不停。

勾动天地元气和地脉龙气,以此来推衍阴阳,乃是对天道大不敬之事。行如此行径,天道如何会轻易放过他,是以招式一收,便受到了反噬之威。刚才从赛场中走回已然是拼力强撑,此时见到诸人,如何还能忍得住五脏六腑内奔腾翻滚的嘈乱气血。

身形一歪,只差那么一diǎn便要摔倒在地。而且从林白剧烈的咳嗽中,也开始不断有血diǎn喷洒出来,这一番剧烈的咳嗽,让林白觉得眼冒金星,脑海之中混成成了一片。

李青囡见状,急忙赶到林白身边,xiǎo手在林白背上轻轻拍了起来,而她心中也是七上八下不止,不知道林白这究竟是怎么了。

“囡囡,我没事儿……”林白话刚説出口,却又是猛咳了两声,从口中哇然吐出一大块黑色凝固淤血,等到脏腑间的郁意稍稍有些好转之后,他微微抬头对陈白庵道:“陈老,刚在场上没听您的话,对不住您了!”

“你也是逼不得已,我们都清楚。”陈白庵伸手轻轻拍了拍林白的肩膀两下,然后朝着看台上群情激昂的韩国人看了一眼,温声对林白道:“不过以后恐怕你是再没有什么安静日子过了,为了华夏,让你承担这么多,该是我给你説声对不住才对!”

“我仇人本来就不少,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那些人也不能把我怎么样,其实这样也好,华夏奇门江湖平静太多年了,结下一次这样的仇怨,也能让它恢复一些血气!”林白攥紧了拳头,强撑着直起身子,对陈白庵笑着摇了摇头道。

陈白庵默然无言,沉默片刻之后,微微diǎn了diǎn头。鱼与熊掌不可得兼,无奈之时,行无奈之事,只希望这些事情对林白以后不会有太多的影响。

“……”看着诸人的模样,林白脸上带笑,正想要宽慰诸人几句,但却陡然觉得眼前金星乱冒,脑仁儿也开始变得生疼,身子一软,便瘫倒在了沈凌风怀中。

……………………

池天一七窍流血,浑身上下往外仍旧渗着鲜血的尸体被池中物紧紧的抱在怀中。从池天一身上溢出的鲜血将池中物身上洁白的衣衫沾的肮脏无比,而在他脸上泪水和血水也更是掺杂在一起,看上去无比凄惨,而且更是有几分可怜。

原本晴朗无比的天空,莫名其妙的突然飘来了无数乌云,轰隆一声雷暴响过之后,豆大的雨滴噼里啪啦的朝着地面尽情挥洒而来。雨滴落地之后,发出滴答之声,悲戚无比,犹若是天地也在为池天一的离世而奏演一曲挽歌。

蚕食体育馆上空的穹dǐng,早已被刚才林白和池天一斗法时候,产生的强烈术法波动掀到了一侧。雨水噼里啪啦的落在了池天一脸上,将那些斗法时候沾染的血污洗刷的干干净净。

他双眼紧闭,脸上神色没有半分怨恨,反倒是带着一丝淡淡的喜悦,似乎已经将尘世间的一切,尽数都看了个通透,而且也终于完成了心中多年未成的心事。

“父亲,我带你回家!”池中物缓缓松开抱着池天一的手,往后退了几步之后,跪倒在了地上,朝着池天一尸骸所在的位置重重的叩了四个响头!

一敬天,二敬地,三敬人,四敬神鬼!这四声响头落下,从此便是天人相隔!四声巨响之后,池中物额头上已是鲜血模糊,而他本已干涸的眼眶更是留下了两道血泪。

头叩完之后,池中物缓缓起身,将池天一抱在怀中,然后转身朝着体育馆外走去。看台上的那些韩国人纷纷起身,让开一条道路,然后跪倒在地。从今以后,他们的神死了!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咨询电话是多少
沈河区第二中医院怎么样
湖南治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山西知名白癜风医院
南宁公立牛皮癣医院
分享到: